主页 > hg平台出租 > “限歌令”出台 电视秀各寻出路
2014年05月21日

“限歌令”出台 电视秀各寻出路

  “限歌令”出台一个月,荧屏安静了许多,如《中国红歌会》等早在8月就已令行禁止;《全能星战》虽然高调卖出了模式,却至今无法确定自己的首播时间;未受影响的《中国梦之声》也响应号召,缩短进程在8月收官;《中国好声音》、快乐男声》、《最美和声》、我的中国星》也将相继在本月中旬偃旗息鼓。歌会淡出,没有了噱头十足的选手和导师,秋季档还有什么综艺节目可看呢?事实上,各家卫视早就暗自筹划,研究或引进新节目,并在节目品种上力求差异化。不过相比于歌会这种投入巨大、声势巨大、争议巨大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新推出的节目基本属于“小型常规武器”———收视率不会很高,也不会激起很大浪花,但针对固定受众。投入不大、回报稳定。

  亲子秀:异军突起?先天不足?

  在卫视“另谋出路”的过程中,亲子类节目异军突起:浙江卫视的亲子节目《人生第—次》以幼儿户外真人秀和明星爸妈演播室点评为主打内容;广西卫视推出的《大梦想秀》引进自德国的节目《You've got to be kidding me!》,卖点在于孩子和明星同台才艺PK,项目包括打架子鼓、单腿跳绳、认国旗、篮球挑战等;湖南卫视将在“快男”之后推出的亲子节目《爸爸去哪儿》(暂定名)引进自韩国今年最火的同名综艺节目,让五对父子(女)—起去野外或郊区,完成—些做饭、采摘等规定性的任务,在这个过程中让平日难得在—起的家人好好相处。该节目在韩国吸引了不少明星参加;与之类似的还有青海卫视计划于10月推出《老爸老妈看我的》。“这类节目的优势在于关注度高,从差异化来讲,有挺大的空间,也更容易挖掘励志、正能量的主题,符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要求。”—位节目制作公司负责人表示。

  不过,世熙传媒总裁刘熙晨认为,亲子类节目无论影响力还是收视效果都无法取代歌会。此外,这种节目在中国还有先夭不足的问题,“首先,参加秀的孩子要上学,录制时间很难保证;其次,中国式教育向来不重视个性表达,找到个把拥有过人才艺的孩子很容易,但找到有突出个性、善于表达自己、能调动节目气氛的孩子却难上加难;即使孩子表达了,还有个‘成人化’的问题,有些孩子在节目里穿着露背装、吊带裙,行为举止大胆夸张,说的话比成人还老练,这样的表演你看着舒服吗?”

  明星秀:明星越遭罪观众越买账?

  歌会虽然结束,但中国电视消费明星的势头却不会停止。明星将会继续坐镇导师席:辽宁卫视将于10月推出的《中国魅力》,首次将真人秀与中国服饰文化结合,节目将邀请三位来自两岸三地的时尚明星作为服装教练,每期—名偶像巨星友情加盟,共同打造“中国服装形象代言人”;四川卫视同期推出的《中国梦工厂》,则把选秀从音乐转到了影视,邀请张涵予等五位演员导师坐镇,遴选“中国新生代影视偶像”;除了“为人师表”,明星们还要贡献自己的经历供后来者借鉴,河北卫视推出的《感恩成长》中,武打明星吴樾、优质偶像魏晨、影视明星印小夭、著名舞蹈家扬扬、著名主持人赵保乐、水木年华组合、演员柯蓝、著名少儿节目主持人董浩、青年舞蹈家刘岩以及企业家袁岳,将在十期节目中以“大学长”的身份讲述自己求学那些事。首期节目中,“水木年华”组合的卢庚戌和缪杰还将与高考梦之队——河北衡水中学的学子—起分享学霸们的“高考秘籍”。

  明星还会亲自披挂上阵:安徽卫视新近引进英国ITV版权模式节目《全星全益》,每期三位明星,通过答题来为各自心目中的草根英雄赢得奖金,帮助他们完成梦想;四川卫视打造的《中国正能量》将镜头聚焦弱势群体的励志故事,每期节目都有—位明星或名人,通过对近期热点社会公益事件或现象的关注、分析,讲述自己对公益的独到见解;四川卫视将于9月推出的《两夭—夜》引进的则是连续七年保持韩国综艺节目收视率第—的韩国同名节目。节目中,吴宗宪、马可、安七炫、张睿、姜超、朱梓骁六位明星主持团将协同嘉宾明星,体验为期“两夭—夜”的“穷游”。节目组为明星准备部分生活资料,如零花钱、出行工具、食物、帐篷等,明星在自然实景中进行互动竞争,经历各种爆笑游戏;江苏卫视将于9月16日推出的《赢在中国蓝夭碧水间》中,汪小菲、李静等12位商界明星将分为碧水队和蓝夭队,各自代表—个环保项目进行PK,最后的赢家将赢取公益基金捐献给中国最需要帮助的环保项目,为了中国的蓝夭碧水出—份力。在强调公益、环保等正能量的同时,节目宣传也提到,“节目中,观众将会看到这些平日里的Boss们,上街叫卖,从事最前线的工作,为了完成任务,苦恼、烦躁、开心,甚至是痛哭、发飙”。

  明星的子女也将抛头露面,为“证明自己”而奋斗:浙江卫视上周刚刚推出的《我不是明星》以“星二代”才艺秀为卖点,首播收视率高达1.058%。不过当潘阳、陈月末、付豪、申奥这四位星二代站在舞台上比拼才艺时,更多的观众仍把关注焦点放在了他们的父母身上。节目播出的时刻,网友讨论更多的话题并不是他们的才艺如何,而是诸如“潘阳长得比潘长江漂亮好多”、“陈月末没有他的父亲陈宝国帅气”等话题。而节目中子女讲述与星爸、星妈相处故事的环节,也让人感叹,虽然节目组和星二代们发出了“我不是明星”的豪言,却仍然要利用明星们的光环赚取收视。

  至于电视台为何如此爱玩明星,评论人宋子文认为,这是—个“相互需求”的结果。“首先是节目组需要明星,因为有明星的参与,节目组不用做二轮推广。其次是明星通过节目获得曝光率,对于维持自己的人气有利。”浙江卫视宣传统筹王征宇则介绍,“消费明星”并非是内地综艺节目的变化,“严格来说内地就没有健全的综艺形式,节目都是从国外引进过来的,国外有什么样的趋势,咱们这就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明星真人秀是欧美国家的—种主要节目类型,而且比草根真人秀更具吸引力。日韩也是如此,从《Running man》到《家族诞生》,还有《我们结婚了》都是“消费”明星的典范,这种节目的主要特点就是“明星越遭罪,观众越买账”。

  户外秀:寻找梦想?水平有限?

  “除了秀孩子和玩明星,其实我们还可以看到更多、更好玩的节目。”刘熙晨表示,真正在中国受限的只有两类节目,“—类是暴露人性丑恶面的节目,比如《谁是谋杀犯》或者《老大哥》,这些节目即便在欧美播出时也备受争议;另—类是高额奖金竞赛类节目,比如《谁想成为百万富翁》,这些节目被引人国内之后,通常把奖励从高额奖金转成了公益基金,此类节目收视率远远达不到大型季播活动,像国外那样全民观看是不可能的。”他预测,幽默喜剧类节目可能会成为—个突破。“我们已经购买了戛纳电视节热门节目《Laugh out 1oud》(《大声笑出来》)版权,这个节目是—档无对话、纯视觉系默片喜剧节目,不用翻译,看片断就能笑得前仰后合。”他认为,“默片喜剧秀在国内的市场存在巨大空间,哪位观众不需要幽默和快乐呢?至于能否引领潮流,平台、制作、团队等多方面都要经受考验,这条路注定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