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g平台出租 > 郭德纲谈出走的徒弟:我只能含泪祝福吧(图)
2014年05月21日

郭德纲谈出走的徒弟:我只能含泪祝福吧(图)

  9月4日晚,郭德纲在北京三里屯的德云社小剧场举行了收徒摆知仪式。所谓“摆知”就是旧时相声艺人收徒要摆下酒席让大家周知,不过当晚却没有酒席,仪式也非常简单。郭德纲笑言,“今儿来的人太多,就不摆酒席了。”此次收徒后,郭德纲的徒弟就有五十多名了,谈及曾经出走的几个徒弟,郭德纲叹气,“我只能含泪祝福吧。”

  正式收下“九”字科学徒

  2012年,德云社“云”“鹤”两字的徒弟基本收完,“九”字科学员在德云社的科班中学艺也有五六年,只是一直没有正式拜郭德纲为师。前晚,八位“九”字科徒弟向郭德纲三鞠躬拜师,于谦、高峰、侯震分别充当“引保代”。(引师,师徒之间的引荐人;保师,学徒期间师徒行为的保证人;代师,旧时相声艺人文化水平不高,书写拜师文书的代笔人。)之后,郭德纲送八位徒弟一人一套相声艺人的“吃饭工具”,包括扇子、醒目、手绢和玉子板,并嘱咐他们好好学艺、好好做人。

  给师傅效力的只有岳云鹏

  谈到师徒之间的规矩,郭德纲说,“所谓‘三年学徒两年效力’,孩子学艺三年,在我这儿吃在我这儿睡,我教他能耐。学会了,能上场说相声了,前两年挣钱都给师傅,是报答师傅授艺之恩。”郭德纲坦言,他教的五十多个徒弟,目前能达到给师傅效力的只有岳云鹏一个人,“我商演带着你,那不是你效力呀,是我带着你挣钱。目前只有岳云鹏能自个儿出去商演,一场好比他挣十块,只拿六块,给师傅四块钱,这算给师傅效力。小剧场这些演出,有你没你,每天都卖出这么多票,也不算,因为观众是冲着德云社来的,你只是给你自己效力。”

  郭德纲感慨,以前有徒弟学了艺还没效力就跑了,“这些徒弟虽然不是我生的,但都是我养大的。后来有些人出走德云社,也是因为我心太软,一直舍不得管才酿成的苦果,只能说我活该。”如何看待这些出走的人?郭德纲叹气:“含泪祝福吧。”

  “还债”续说《济公传》

  本周末(9月6日、7日),郭德纲将携手优酷土豆集团在北京民族宫大剧院再说单口相声《济公传》。郭德纲长篇单口相声《济公传》一经推出就受到了广大钢丝们的追捧,与《丑娘娘》一起是其呼声最高的单口相声。但是由于工作繁忙,再加之《济公传》篇幅太长,郭德纲曾三次说《济公传》:2009年优酷付费直播八天专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剪成六回;北展连说三天。此次郭德纲“还债”续说《济公传》终成全本,9月8日将以付费点播形式登陆优酷院线和土豆电影。

  ■背景伴读

  郭德纲的徒弟此前有“云”字科和“鹤”字科,这些徒弟的排字,是早年还在世的德云社元老、相声演员张文顺先生定好的。“云鹤九霄、龙腾四海”,每四年收一批。目前,在德云社,“云”字科比较有名的徒弟要数岳云鹏、孔云龙、栾云平等,“鹤”字科比较有名的要数曹鹤阳、阎鹤祥等。徒弟属于哪一“科”并不是按岁数大小来定,而是按拜师的时间先后。于谦的儿子于思洋,今年才上小学二年级,但因拜郭德纲为师的时间很早,排在“云”字科中,艺名于云霆,他是目前郭德纲收的五十多个徒弟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