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g平台出租 > 那英肺炎高烧上阵《好声音》 两通宵熬制冠军赛
2014年05月21日

那英肺炎高烧上阵《好声音》 两通宵熬制冠军赛

  南京晨报记者在录制现场。

  这边电视上,《中国好声音》四大导师刚刚结束首轮考核,每一队内的9员精兵猛将新鲜出炉,另一边,《好声音》的录制实际上已经进入各战队冠军的白热化争夺战。6日、7日连续两个通宵,第二季《中国好声音》的四战队共16名黄金战将,为争夺每一导师队内唯一的一个冠军席位,展开了惊心动魄的车轮战。101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权威媒体代表构成了现场媒体评审团,与四导师共同参与见证了四位战队冠军的诞生全过程。

  录制《好声音》真是体力活

  两通宵熬制冠军赛

  那英肺炎高烧上阵

  在电视机前收看《中国好声音》是一种享受,而来到在录制现场,你则会深刻地体会出,一档节目的成功幕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艰辛。别的不说,录制好声音,绝对是大半个体力活。这次的四队的冠军赛共录制了两个通宵,第一天录制的是汪峰组和阿妹组,下午两点不到,记者来到了位于上海宝山体育馆的录制现场,在一系列准备工作后,傍晚时分正式开始录制,一直录到了第二天的凌晨4点。如果你以为这天的录制已经达到了时间的极限,那你就错了,第二天的哈林组和那英组更是从傍晚录到了第二天的凌晨6:40。从白天熬到黑夜,从天黑录到天亮,这一天的12小时的录制时间可谓创纪录了。走出宝山体育馆,记者们纷纷恍惚:“天亮了”,而宝山的叔叔阿姨们已经开始晨练了,连续两天熬通宵的媒体记者们不仅感叹:这是录傻了的节奏吗?

  工作人员、学员和导师的辛苦可见一斑。通过现场几天的录制,你可以看到,总导演辉哥总是不厌其烦地教导每一场观众,如何鼓掌、起立、欢呼;学员更是辛苦,要知道每队的冠军都是在凌晨五六点产生的,虽然录制时间超长,但每个人每轮的演唱只有一次机会,他们的高水平发挥让张惠妹现场一遍又一遍地感叹:“这都几点了?你还能唱出这么高的音?!很多专业歌手都做不到啊!”

  这两天最辛苦的还不是他们,是导师那英,她上台前,还有工作人员在犯嘀咕:刚挂完水,她还能唱么?原来,持续高强度的教唱排练,那英老师已经病倒了。正式录像前一周,四导师都在与各自的学员进行最后的紧张教唱。2号晚那英老师便与学员练习至凌晨3点,3号起床后觉得不太舒服,有点低烧,可因为还要等导演组继续排练的通知,所以没有立即去吊水。3号的排练大概晚10点开始,持续到4号凌晨4点,那英老师咳嗽得越来越厉害,于是排练结束后便直奔医院拍片检查,结果是肺炎,挂了5个小时盐水,早晨9点多才回去休息。虽然连挂了3天水,但因为睡眠少,休息得不好,那姐肺炎低烧的身体状况一直没什么改善。再加上开场时,舞台上的烟雾效果刺激,所以才会又控制不住地咳嗽。导演组也有为导师和团队提供口罩,但老师坐在台上没法戴。很难想象带病上阵的那姐,又将怎么挺过这一场虐心艰难的队内冠军考核。

  煎熬不光是身体还有脑力

  哈林做错算术题

  还和汪峰“杠”上了

  煎熬不光是身体还有脑力,每一轮的对决,每一次的投票,每一轮的选择,导师们都在纠结又纠结。四战队里,张惠妹依然是最爱哭、最拿不定主意的导师,录制时间在她的一次次不知所措中被延长。而第二天上阵的那英自认跟所有女人一样有选择障碍,平时买衣服就拿不定主意,选了红色衣服,又想拿绿色,面对左右手般的学员,她也表现出各种爱不释手。不过,相比于阿妹,有过去年经验的那英还是显得轻松不少,甚至有心情开玩笑,自我嘲讽,“我来之前已经告诫自己尽量不要哭,有时候眼泪多了,不是好事”,不过在送别离开的学员时,她还是落泪了。

  相较于两位女导师的纠结,男导师则理性和果断许多,尤其是哈林,心中认定的,就算得不到其他导师的支持,也会坚持下去,并因此跟汪峰杠上了。在他的组考核时,第一轮四强依次登台演唱,他给四人提出的要求就是大胆改变自己,尝试以前不曾尝试过的风格,因此四位学员选择的歌曲大多属于以前自己的“短板”类型。比如这一次,他为了帮一位学员取得突破所做的改编,便令汪峰老师有些听不懂。这位学员有着公认的超强唱功,他的音域基本上能够驾驭任何歌曲,所以他此前的每一次表演,都能用声音带出喷涌而出的情感。但这一次,哈林老师要让他懂得“收”。但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的做法却让汪峰老师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询问哈林如此是否矫枉过正,反而没能突出这位学员的特点和优势。面对汪峰老师的坦率,哈林老师直率回应道:“改就要改得彻底,如果都被你们猜到了,那我还混什么”!

  而当晚,哈林导师热力、音乐理念贲张的同时也闹了个笑话。当时两位对战学员已经演唱完毕,并且媒体评审已经给出他们的分数。当华少拿出哈林分给组内学员的100分配额后,他有点吃惊,再三确认后,他缓缓说出,哈林老师出现了一些失误,但却没有影响到结果。原来,手中只握有100分总分的哈林哥,给两位学员所打出的分数相加后居然是101分,难怪第一个看到结果的华少面露囧色。而本来站得稳稳的、不懂华少在犹豫什么的哈林老师一下子打了一个趔趄,然后悄悄躲到其余三位导师的身后,捂嘴大笑。

  101家媒体评审敬业坚守

  那英献歌:“两年了,

  我见证了你们的可爱”

  去年的好声音录制,因为不满媒体的打分,那英当众黑脸,现场出现小的不愉快,一年过去了,又到了媒体评审加入考核的阶段,情况却发生了变化。在媒体评分揭晓后,那英又一边用手指着媒体,一边摇头,你以为她又不爽了,结果却是她打出的分数几乎跟媒体一模一样,那摇头的意思竟是:“你们居然给我一样?”而当最后她队的冠军学员产生后,她又再次对媒体作揖:“谢谢你们!你们太棒了!”此轮《好声音》录像又一次打破了上一季“最晚结束时间”的纪录,用媒体评审的话来讲是“进来的时候是白天,出去的时候又是白天”。而且每天录像的最后两个小时,为了防止剧透,都是在观众清场之后进行,连续两天凌晨4、5点时,只有百余家媒体评审陪着四位导师共同守候最后四位队内冠军的诞生,这份坚持和信任,使得双方彼此之间无形中培养了“同进退、共坚守”的情义。

  8日凌晨4点左右,清场完毕,四导师和101媒体评审一一列席后,乐队老师很应景地放起了那姐的名曲《白天不懂夜的黑》。可爱的那姐一听,竟然接过话筒唱了起来,原本已经疲惫不堪的媒体观察团朋友们一下子来了精神。一曲终了,媒体朋友全部举起投票牌,为那英全票通过。还未尽兴的媒体朋友们再邀歌一首,爽朗地那英又应邀唱了一首《征服》,彻底驱散了全场的睡意,而本来因为肺炎咳嗽不断的那姐更笑称:“唱歌我都不咳了。”面对一直陪伴《好声音》录像到清晨的媒体朋友们,那姐十分动容地说:“这首歌是唱给你们的,这是我的心里话,两年了,我见证了你们的可爱,这太难选了。再次谢谢你们!”(特派记者 陈洁 上海专电)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