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g平台出租 > 媒体曝《好声音》录制现场汪峰庾澄庆“互呛”
2014年05月21日

媒体曝《好声音》录制现场汪峰庾澄庆“互呛”

  上周五,随着庾澄庆导师组考核的结束,第二季“好声音”36强已经全部诞生,而每位导师组内9进4的比赛也将在下周五晚揭晓。同时节目录制也在马不停蹄地进行着,9月6日、7日,四大导师组内4进1比赛在上海录制,本报记者作为101位大众媒体评审团的一员受邀参加录制,与导师共同决出自己队内的冠军。

  有了第一季录制的经验,尽管也做好了会录制很长时间的心理准备,但第一晚从坐大巴离开酒店出发到录制结束的15个小时,以及第二天又是连续录制12个小时,两个通宵让记者在现场享受“好声音”的同时,也经历了酸甜苦辣的四味交错。

  酸

  腰酸背痛

  时间:9月6日

  行程:酒店(大巴)——录制现场(还在彩排)——媒体休息室(等到5点)——入场

  录制内容:汪峰、张惠妹组4进1

  作为101位大众媒体评审团的一员,记者被通知9月6日下午1点乘坐大巴前往录制现场,2点左右到达录制现场,现场还在彩排,于是记者们留在媒体休息室一直等到了5点钟才入场。进去之后才知道参加录像的观众早已经在风雨中等了五个小时才被放进来。

  节目组的酸:想搞得高端上档次结果……

  下午三点钟,栏目组工作人员拿来了一张通知,记者一看,原来是《中国好声音》媒体评审团投票须知。本季媒体投票改成了用pad客户端联网的投票方式。通知单后边还有一些注意事项,比如录制进程中全程关闭手机wifi功能……看完后不少记者感叹,“好声音”这是鸟枪换炮了,去年用的是举牌子的方式,这次竟然用上了高科技。不过后来证明,有些土方法还是比高科技好用,因为到现场试用的时候,好多pad都无法联网,最后还是用了举牌子的方式投票。

  导师的酸:那英重感冒坚持

  “技术”上的问题解决之后,从六点半录制才正式开始,四大导师依次入场。记者发现,转椅一旁本用于放置饮料的凹槽,被那英助手塞满了厚厚一叠纸巾,整个录影过程那英鼻涕眼泪交织,不时伴随着咳嗽。得了重感冒的那英坚持上阵,然而漫长的录影这才开始。记者在现场坐了15个小时,脚肿了、背酸了,不过耳朵倒是享受了,因为的确听到了“好声音”。

  甜

  蜜语甜言

  下午六点半左右, “好声音”终于开始正式录制。首先亮相的是汪峰组的4位学员,3轮演唱过后,只有一人可以最终登上年度“好声音之夜”的舞台。第一轮,4位学员演唱过后由导师保送一人进入当晚的最后PK,余下的3人中现场大众媒体评审团支持率最低的一位当场淘汰;进入第二轮的两人PK,此轮评选依然保留上一季“好声音”中“导师100票,媒体101票”的传统,导师和媒体投票过后决出第二轮的优胜者进入最后PK;最后PK同样采用第二轮的投票方式选出汪峰组的优胜者,进入年度“好声音之夜”。

  导师的甜:汪峰跳舞、阿妹甩头

  当晚的两位导师汪峰和阿妹,为了鼓励自己的学员好好发挥,可谓花尽了心思。一向酷酷的汪峰,在开场表演的时候,又唱又跳。而一向狂野的阿妹更是不输人后,她在和学员们演出的最后使出了“甩头发”绝技,一个人在那疯狂地摇头晃脑,掀起了一个小高潮。

  苦

  苦中作乐

  时间:9月7日

  行程:大致和6号一样

  录制内容:哈林、那英组4进1

  媒体的苦:自备干粮,自备节目

  第一天晚上从等待到录制结束一共经历了15个小时,第二天媒体们都有备而来。首先就是“干粮”都带足了:便利店的小吃,从薯片到花生,从牛肉干到水果,从咖啡到酸奶,每个人都是大包小包。而“好声音”栏目组也是每隔一两个小时就送盒饭、汉堡、提神饮料,确保媒体不打瞌睡。另外,成都的媒体更是具有地域特色地带来一副扑克,在休息室里打起了“干瞪眼”,引来其他媒体们观战。由于媒体们来自天南地北,大伙聚在一起说起了自家方言,就像群口相声,一大群人玩得不亦乐乎。

  导师的苦:庾澄庆录晕了,打出101分

  除了媒体,导师也在现场自娱自乐。第二天晚上录制的是那英组和庾澄庆组的比赛,庾澄庆组最后一轮投票结束后揭晓导师打分。导师的总分是100分,然而庾澄庆给一位学员48分,一位学员53分,总分相加是101分。小学生都会的加减题,庾澄庆居然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有记者表示,哈林录了一个通宵,已经有点晕了。

  另外,那英继续带病录制,快结束时,那英献上一曲《白天不懂夜的黑》,让媒体顿时醒了瞌睡,情不自禁地拿起手中的牌子挥舞,随后又带来一曲《征服》。现场气氛很HIGH,庾澄庆也被大家请起来演唱了一首《我最摇摆》。媒体和导师同样奋战了12个多小时,感觉是同坐了一条船,此中辛酸,你知我知。

  辣

  火辣呛声

  主持人的辣:充当“润滑剂”、“灭火器”

  除了四位导师之外,最受瞩目的当数主持人华少,在现场左右逢源临危不乱真是尽显“一哥”霸气。录影过程中的种种意外,都能打乱所有进程。可能是现场导演与观众间的一次不快,可能是各部门配合的一次疏忽,也可能是一次无意的穿帮。沟通和化解成为了唯一的解决渠道,而华少自愿义务在主持人身份之外充当各部门间沟通的要职:给导演熄火,给选手鼓励,给导师和媒体致谢,华少拥有的不只是“中国好舌头”这么简单。

  导师的辣:汪峰、哈林现场互呛

  “好声音”四大导师之间一向相处和谐,然而前晚录制哈林组考核时,一位学员演唱完毕的时候,汪峰在给评语的时候说道:“我觉得这位学员今晚没有把一贯的水平表现出来,在我印象中他不是这样的。”而哈林呛声到:“我自己的学员,我知道,他今晚的表现在我看来很棒,我不会管其他人怎么看。”再看此时汪峰的脸明显黑了下来。

  总导演提前透露选冠军标准:

  多鼓励一些草根或“素人”

  今年“好声音”的冠军,最后一票仍然是由媒体投出,那今年选冠军有什么标准呢?在进入现场之前,总导演金磊给现场所有媒体讲话,他说进入“好声音”十六强的确不少人有唱歌经历,甚至有人发过单曲,但是他也希望“好声音”能够在同等水平下多鼓励一些草根或“素人”,“导师的成就感,就是希望能够把一个像白纸的人,变成一个备受瞩目的明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