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g平台出租 > 《好声音》上演冠军之争 汪峰庾澄庆为编曲"互呛"
2014年05月21日

《好声音》上演冠军之争 汪峰庾澄庆为编曲"互呛"

  那英在四强录制现场与媒体亲密互动。

  哈林组选拔扣人心弦。

  上周播出的《中国好声音》诞生了16强,但在上海宝山体育馆,9月8日凌晨7点,《好声音》年度四强已经结束了角逐,汪峰、张惠妹、哈林和那英团队的终极考核全部录制完成,只等待9月20日为电视机前的观众揭晓谜底。6日、7日,南方日报记者也亲赴上海参与了这两期节目的录制,和导师、观众们度过了两个通宵总计超过30小时的录制。今年《好声音》什么样的选手可能走到最后?是“回锅肉”型选手还是“素人歌手”?南方日报在现场分析了评委和节目组的偏好。

  焦点1

  评委那英“讨好”媒体评审团

  开场秀是真人秀环节的一大惊喜看点,最先登场的汪峰带领自己手下四名战将在舞台上好好地摇滚了一把。作为汪峰多年好友的那英也刮目相看,“汪峰的演唱会我也看了这么多年了,第一次见他跳这样的舞”。阿妹还调侃说:“应该再扭扭屁股。”当轮到阿妹主场时,身披金色披肩战甲的她,手持一根黄金手杖,携四位战将登台,从现场看,阿妹对自己的开场秀可是费尽了心思,不仅亲身上阵甩起了长发,被哈林戏称是“中国好头发”、“中国好拐杖”。

  根据比赛规则,导师冠军争霸战最后两位学员最终PK决选,是“导师加媒体评审共同打分”的赛制。去年一度与媒体意见相左发生摩擦的那英今年态度大转,她甚至在凌晨6点的时候专门为媒体评审团演唱了一首《白天不懂夜的黑》来调侃通宵录制的艰辛,又唱了一首《征服》向媒体们示爱:“我知道你们一直是最可爱的人。”

  焦点2

  编曲汪峰哈林为编曲“互呛”

  8日凌晨4点半,哈林组冠军之争,就上演了导师们的不同意见,言语间甚至有些互呛的意味。去年培养出吴莫愁这位怪咖的哈林,今年继续自己个性之路,但极具个性的编曲引起了不同导师的争论。但这样的编曲引来汪峰的质疑,他质疑哈林过分强调改编是否会“矫枉过正”?而在另一位女生学员本擅长“嘶吼型”的狂野路线,而哈林却给她挑选了一首非常安静的歌曲,那英和阿妹都惊呼“意外”。

  对此,哈林回应道:“我的改编都是根据学员们的特色而来,就是希望唱出不同的味道;如果都被你们猜到了,那我还混什么?”听出哈林反呛意味的那英,认为哈林给学员的一些歌曲“安排顺序有些怪,一些实力学员如果上来就展示出自己的特色,或许可以获得更多支持”。对此,哈林坚持认为,第一轮是导师安排曲目应该突出改编,最后一轮才应该留给学员自己发挥。

  ■专访

  总导演金磊:喜欢“鲜肉”偏爱“素人”

  尽管记者不能透露四强结果,但在后台,《好声音》总导演金磊却对记者透露了他们的选拔倾向——那就是喜欢“鲜肉”,偏爱“素人”。在录制开始之前的后台,导演组对记者明确阐明了《中国好声音》作为一个选秀节目,在选择学员方面的口味其实有所偏爱,“尽管类型多样,青少年与中年选手齐飞,成名歌手共白纸素人一色,但最后胜出的会是哪一类选手,节目组早有规划。在独特嗓音和扎实唱功的基础上,我们的宗旨是选择更具发展前景的选手,也希望记者们能考虑到这个环节,当然最终的决定权在你们的手中。”由此看来,《中国好声音》节目组显然更重视“璞玉”。

  今年的《好声音》中,有些选手在舞台经验方面远远超过普通选手,不少甚至发表过多张唱片。对于这些“回锅肉”,《好声音》导演组的态度也很明确:“我们门槛没那么低,并不太草根,是高标准要求,所以16强中有发过单曲的选手,这是节目的高要求造成的。”但有一点很明显的是,“回锅肉”选手的晋级之路,无疑会比年轻新人更艰难。在保证参赛者实力的前提下,相对较年轻、经验较少的学员在未来歌手领域的可塑性当然更强,而且他们对唱歌的真挚度以及对舞台的渴望也更加强烈,正如总导演金磊所说:“在同等水平里,我们更偏爱演出经历比较少的选手,他们在未来可能有更大的惊喜。”

  ■记者手记

  寻找一张白纸式的纯粹

  四强争夺赛整整拍摄了30个小时,相当难熬。第一天录制汪峰和阿妹组的队内四进一,记者们中午一点出发,晚上七点才开始录制,结束已是第二天将近凌晨五点。以辉哥为首的现场编导对节目效果的要求近乎苛刻,一遍又一遍号令观众和记者们鼓掌、起立和欢呼,提前录制好节目需要的各种效果。《好声音》节目效果精致、流程顺畅是观众公认的,只有在现场,才知道录制真是一个“熬”字。

  一提起媒体在现场投票,所有人最关心的就是:到底有没有黑幕?晋级名单是不是内定?至少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南方日报记者投票纯属自愿。正如节目宣传总监陆伟在后台时说:“就目前来看,我们能接受任何一名学员站在年度好声音舞台上。不过作为我们节目来讲,当然是更鼓励那些拥有平民梦想,因为梦想而执着追求,最后获得回报的人。”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相对于唱得好的选手,请选择那些让你们感动的歌者”,秉承一种欣赏而非比赛的心态,这大概也是这30小时记者能够坚持去“举牌子”的最大动力了。

  两天的录制下来,记者见证了今年的《好声音》四强诞生过程。纵观今年的歌唱节目选拔,专业歌手较多,鲜活草根偏少,虽然姚贝娜、林育群、孟楠等一众选手的确唱功了得,但拥有丰富舞台经验的人无法表现出一张白纸的纯粹与鲜活。“毕竟中国的草根音乐人不多,每年都出一个吴莫愁不太可能。”

  今年,观众听到了两种歌声,一种原始简单、真诚有爆发力,另一种技巧经验无懈可击。而《好声音》第二季诞生的四强,是这两者互相博弈和糅合的结果。(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周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