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g平台出租 > 张惠妹与王力宏分手后仍是朋友:认识就是种缘分
2014年05月21日

张惠妹与王力宏分手后仍是朋友:认识就是种缘分

  犹记得蛇年春晚上,刘谦一句“找力宏”引发无休止的口水仗。但是张惠妹不在乎,“找力宏”不怕惹麻烦,《中国好声音》里需要一位梦想导师,她第一个就想到了这位绯闻男友。荧屏上,阿妹哭得稀里哗啦,用力宏递来的贴心纸巾擦泪,被其毫不避嫌地揽入怀中,一切都那么默契、自然、顺理成章……“分手”依然是朋友,再见亦不会有芥蒂,阿妹云淡风轻,“认识就是一种缘分,怎么样都是缘分”。

  【导师的日子】

  关于力宏

  他有赤子心,也有疯狂的一面

  记者:这次“好声音”的梦想导师找力宏来帮忙,为什么会想到他?

  张惠妹:其实玩音乐的都有一颗赤子之心,他一定有疯狂的一面是大家比较少见到的。要找梦想导师的时候,(因为)有一些选手都会唱力宏的歌,我第一个就想到问问他有没有想法,一打电话,他说有在看《中国好声音》,觉得蛮好玩儿的。后来我们很快就协调好了时间。

  记者:会有一些什么顾虑吗?

  张惠妹:不会,完全没有。我觉得我们都是爱好音乐的,大家也很想要见他(故意睁大眼睛,抛妹式电眼)。因为《中国好声音》真的有很多爱唱歌的朋友,是一个可以好好发挥的舞台。他是这么棒的音乐人,我相信他很乐意去分享自己会的东西。

  记者:分手以后还可以做朋友吗?

  张惠妹:当然。

  记者:像原来一样没有任何芥蒂?

  张惠妹:完全没有,其实我的个性是这样子的,因为我真的觉得,认识就是一种缘分,怎么样都是一种缘分。

  关于感受

  录完塔斯肯那一集直接回家看妈妈

  记者:第一次在选秀节目中当导师,是怎样一种状态?

  张惠妹:因为我很少上节目,上节目就要从很专业的角度去看选手。所以第一集的时候我觉得蛮紧张。然后慢慢第二集、第三集就觉得很开心了。依我的个性只要是气氛对了,感动到了,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记者:当导师的乐趣体现在哪里?

  张惠妹:对自己选的学员,会去研究他们的声音,研究他们的个性,研究他们在舞台上为什么会这样表演,他们心里面到底在想什么,他们有什么样的潜力,我们必须从旁边去敲他们,让他们激发出来,我觉得这些真的很好玩儿。

  记者:来自新疆的那位叫塔斯肯的学员,开始大家都没有转身,但是当他唱家乡小调的时候,你就感动得流泪了。

  张惠妹:因为我觉得第一点,他唱了他家乡的歌,我也唱我家乡的歌,他也是离开家乡到外面去打拼,种种的原因也很思念家里,在那个时候,我们很多事情是相通的。我其实也是在要当歌手的时候离开家乡的。虽然家不是很远,坐飞机一个多小时就到了,这么近。可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很多时候你只能打电话回去跟妈妈说话。

  记者:感觉你那个眼泪,就像是一个受伤的小女孩,特别想回妈妈怀抱的感觉。

  张惠妹:对!录完那一集,我一回去,直接回到家里找妈妈去了。

  记者:就直接飞回去了?

  张惠妹:对,挤了大概两天时间飞回去,去看妈妈,看她种的小米,看她种的菜,然后跟她聊天。其实很多时候,在外面,可能因为工作的关系还是什么的,迫于很多的无奈。所以我很希望所有的人,一有时间要多关心旁边的人。

  【歌手的日子】

  为父亲参赛,拿到大奖后父亲也不在了

  记者:大家都知道,阿妹是通过参加五灯奖而踏入歌坛的。当时除了爸爸的原因,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吗?

  张惠妹:没有,完全是我爸爸的原因。因为我小时候很喜欢唱歌,都是爸爸带着我去小乡镇、小市集参加歌唱比赛,爸爸是最希望看到我在舞台上面唱歌的,也给了我很多信心,灌输给我一些很棒很正面的那种力量。我参加五灯奖的时候,是因为爸爸身体很不好,已经是住院的状态,我在医院一直照顾他,每个周末有那个比赛时,他总会告诉我“我觉得你去唱歌比他们好”,所以我是为了爸爸去参加的五灯奖。

  记者:参赛的过程是怎么样的?

  张惠妹:这个过程也非常的辛苦,因为北、东这样跑,跟所有的选手一样,紧张的气氛,又要学新歌什么的。最终我赢得了比赛,但是我爸爸已经不在了,所以我直接拿了那个奖去他的坟前,跟他说,“爸爸这个奖杯是你的,我帮你做到了”。之后的两三年,我都没有再碰唱歌这件事情。

  记者:不想碰唱歌,也跟爸爸去世的回忆有关吧?

  张惠妹:是,其实五灯奖是一个很长的比赛,要通过二十几关,从家乡台东到电视台去比赛,所有人都看得到,每个人都会寄予很多希望,你不能输啊,你一定要代表我们什么什么。所以那个时候就会越来越觉得,其实唱歌不好玩了,会变成压力。

  【天后的日子】

  “天马行空”时总会有人拉我回来

  记者:从台东卑南族的部落里走出来,来到纷繁复杂的娱乐圈闯荡,有没有很多的不适应?那个过程是怎么走过的?

  张惠妹:我觉得,难的是在我当了歌手之后,一下子接触到那么多的资讯,这么多的人和事物,我也有自己的压力,可能是因为我不熟悉的环境。我觉得每一个当艺人的,在一开始的时候,都会有那段时间,必须要去适应所有。你做的很多事情,大家都会很放大地去检视你,或者是去讨论你,自己要做的一些心理建设,别人教不来。

  记者:1996年阿妹发行了第一张专辑《姐妹》,可以说一夜爆红,那个时候有没有觉得这个成功来得太快,以至于不够真实?

  张惠妹:我出专辑的大概前三四年时间,都处于不太习惯这么多人看到我会叫,听了我的歌会有很多反应的状态。不管是现场唱歌,他们给你的情绪的反应,还是私底下见到你,说阿妹我们好喜欢你什么的。那三四年,我都处在要去适应我是张惠妹的阶段。张惠妹,这个名字从小就属于我,只是后来当歌手之后,我变成了大家的张惠妹,那三四年,我在调整。

  记者:刚入行那阵,因为各种名与利突然地摆到你面前,有没有过特别自我膨胀的时期?很多明星都曾有过这样的阶段。

  张惠妹:我觉得我还好,因为我身边都有管得住我的人,从一开始出道的张雨生、张小燕,他们都是娱乐界非常厉害的,然后到后面我接触到的所有经纪人,我觉得他们都可以在我天马行空的时候,把我拉回到一个对的状态,我觉得那是我非常幸运的,我遇到了很多很好的人。综合新浪娱乐等

  辉煌与暗淡

  天后创造纪录,也遭遇低谷远走放空

  张惠妹是台湾原住民,从1992年,张惠妹参加台视五灯奖歌唱比赛开始,张惠妹的事业可谓顺风顺水,全部专辑总销量在全亚洲累积更达到5000万张,是亚洲华语流行女歌手唱片销售纪录和演唱会人数纪录保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