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g平台出租 > 汉字拼写类节目“娱乐突围” 求知欲战胜成名梦
2014年05月21日

汉字拼写类节目“娱乐突围” 求知欲战胜成名梦

  没有炒作,没有煽情,《汉字英雄》和《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两档电视节目在诸多娱乐选秀类节目中脱颖而出,成为近期热门话题。一群孩子,几位评委,普通田字格,朴素的听写节目却成功引起了观众对汉字的兴趣,重燃大众对文字的热情——

  自从2005年《超级女声》火爆全国以来,各种歌唱选秀节目层出不穷。其后,《非诚勿扰》引领相亲类节目潮流。紧接着,《中国好声音》等再次掀起真人秀的热潮。就在这类节目厮杀于屏幕之际,低调登场的《汉字英雄》和《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给人耳目一新之感,收视率节节攀升,甚至有评论认为,这是“娱乐至死”时代的一次成功逆袭。

  相比诸多娱乐节目标榜的“一夜成名”梦想,重新回归汉字书写传统似乎是更值得称道的价值取向。

  全民选秀是“欲望化的梦”

  2005年无疑是中国电视选秀节目的关键年,这一年,《超级女声》火爆全国,以“海选”、“全民娱乐”、“民间造星”为特征的选秀类节目成为电视荧幕的最大赢家。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央视的《梦想中国》和东方卫视的《莱卡我型我秀》都取得了不俗的收视成绩。

  《超级女声》率先打出“想唱就唱”的旗帜,让所谓草根阶层获得登上荧幕的机会。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周星认为,《超级女声》首先带来中国娱乐节目彻底的平民化和娱乐青春化,《超级女声》带来的是全民狂欢,让有梦想的人获得自由展现的平台。

  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滕威则在文章《寻找自我与想象民主》中提到:《超级女声》掀起了新一轮的话语狂欢——“草根精神创造的奇迹”,“庶民的狂欢”,“一场大众文化对精英文化的反动”,“开文化民选的先河”,“解构现代性的后自由主义狂欢”,“中国市民的文化运动”……一个地方台的电视娱乐节目,被赋予“人民”、“民主”的崇高意义,这也许可以被视作近十年来对大众文化过度阐释的一个极致。

  《超级女声》成功之后,复制的节目大量出现。有资料表明,2006年,全国播出的大大小小选秀节目多达上百个。

  只是,人们不禁要问,这些选秀节目究竟在何种程度上实现了平民的“中国梦”?梦想真的照进现实了吗?还是一如滕威在《美国偶像·中国梦》中所说:“结合音乐真人秀节目看,好像No pain No Gain这种新教伦理还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有人会说,山东德州种地的农民穿着黄晓明的衣服、跟韩红唠着家乡嗑,面对着窗外东方之珠的美景,唱着Rap,被赞前途超过刚在戛纳走红毯的王宝强,这就叫梦想改变人生。我想说的是,与电视上五分钟的亮相相比,与被消费社会欲望化的梦相比,更多农民的梦想是有尊严地劳动并且生存下去。”

  汉字听写节目“娱乐突围”

  就在歌唱类真人秀于屏幕上抢夺观众眼球的这个夏天,汉字听写类节目以黑马的姿态,剑走偏锋、杀出重围。7月,河南卫视《汉字英雄》首播,由马东担纲主持,于丹、高晓松、张颐武担任评委,以听写成语字词的形式,小选手突围汉字十三宫。8月,《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在中央电视台亮相,同样是听写字词的形式,这档节目也创下超高的收视率。

  汉字听写节目让观众开始正视“提笔忘字”的“现代病”,在键盘打字当道的今天,重拾汉字书写传统显得难能可贵。不少家长和孩子一起观看节目,发现许多熟悉的汉字自己不但不会写,还一直把读音弄错了。人们开始重新寻找在键盘中失落的汉字。

  与买下国外版权的音乐类选修节目不同,《汉字英雄》和《汉字听写大会》都是本土原创节目。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郦波,也是《汉字听写大会》的嘉宾之一,他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每每到北美讲学,看到他们的全美拼字大赛,总是很有感触。他说,美国人很早就清楚地认识到,语言文化、母语文化的情感对一个国家发展来讲是至关重要的。事实上,从人类文明史的发展角度来讲也是这样的。像古代四大文明都和它们的语言发展有关,包括它们的消亡,都是随着它们语言的消亡以及母语情感的淡化开始的。我作为学者,对这件事非常焦虑,个人早就期望有这样一档节目,我称之为“娱乐突围”。不是说“娱乐突围”就不要一点娱乐性,也不是说所有娱乐节目一点文化性都没有,但是节目的出发点和归宿很重要。

  作为《汉字英雄》评委之一的于丹则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她和张颐武、高晓松本身都是家长,加盟《汉字英雄》给她带来的感触很深,“我就是抱着跟孩子交流这种心态坐到这里来的”。她还表示,如果自己不当评委了,也会让自己的孩子来闯关。

  公共电视需要反拨“娱乐至死”

  无论是《汉字英雄》还是《汉字听写大会》,观众可以在电视机前和选手一起听字写字,而节目的官方微博也会不定时地转发网友的同步听写答案,这样的互动让观众有很强的参与感。央视科教频道总监金越说,《汉字听写大会》吸引观众在游戏中学习知识,领略汉字之美。

  目前,《汉字听写大会》仍在火热进行,《汉字英雄》第一季已经收官,河南卫视总监徐涛透露,第二季将在寒假推出。今年底,河南卫视还会重磅打造另一档原创文化节目《成语英雄》,这档节目和《汉字英雄》的节目模式有很大不同,但相关内容暂时保密。

  至于有质疑之声认为节目中出现了很多生僻字、冷僻字,有违节目初衷,《汉字听写大会》总导演关正文则笑言,实在不是节目组有意刁难学生或者炫耀难度,而是选手们的实力太强。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吴靖则认为,毕竟是作为一档电视比赛节目,终有胜负,随着比赛的晋级,在节目中设置有难度的字词也是可以理解的。

  听写类节目的走红,一方面暴露出国人在汉字书写能力上的隐忧,同时也说明了综艺节目可以有更多样的方式和内涵,而知识文化类的节目也可以以更有趣的方式让大众接受和喜爱。

  吴靖称,汉字听写节目不同于选秀节目“一夜成名”的价值取向,它传达的是对知识、文字的热爱,适合家长和学生一起在电视机前观看,倡导的是健康积极的求知欲。她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尽管这两档节目并不能说明当下的电视节目开始出现对“娱乐至死”的反拨,但这类节目的出现是良好的信号,说明已经有人开始反思,综艺节目不能再往选秀方向走,开始尝试寓教于乐的形式,将娱乐和教育结合起来。她认为,原本音乐类选秀节目横扫电视荧屏,是电视台在市场化压力下所导致的盲目跟风,可实际上,大众并不是只需要娱乐,大众有着更高更深的需求。吴靖说,大家应当重新理解公共电视,不必拿市场化的收视率作为唯一的标准衡量所有节目,公共电视往更多元的方向发展才是健康的生态。(记者 何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