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g平台出租 > 萱萱紧张备战“年度盛典”那英要求“玩儿起来”
2014年05月21日

萱萱紧张备战“年度盛典”那英要求“玩儿起来”

“好声音”舞台上的萱萱淡定、投入

  《中国好声音》上周五产生了本季首位有资格争夺“年度好声音”桂冠的战队冠军———24岁的沈阳女孩萱萱(戴潆萱)。昨日她在紧张地试音选歌的间歇,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谈到了一路走来的成长、变化,目前的备战情况,以及作为那英组冠军遭受质疑后的心态和感受。

  “如果顶不住压力,怎么对得起选我的人”

  “看到投票结果之后,我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几比几,当时脑子已经转不过来了。我只觉得自己那首歌唱得还不错,挺满意的。后来回过神来意识到好像还差挺多的,我就特别替姚贝姐难过,我记得我好像看了她一眼,然后我就忍不住了,因为我跟她特别好嘛,然后我就哭了。”

  组内冠军战之后,由于结果的争议,萱萱自然也承受了一定的压力。在萱萱21日转发的一条“你的负担将变成礼物,你受的苦将照亮你的路”的微博下面,便有支持不同学员的粉丝吵得不可开交。“哭过吗?”记者问道。“肯定……应该……哭过吧”,萱萱依旧是一副糊涂样子,挤着眉毛回答道:“但是我还好,我是神经大条,忘了就好了。”

  “我唱的歌已经很让人悲伤了,所以我一定要在舞台上多笑。”关于心态,萱萱自有一套简单明了的平衡哲学,“我觉得人的笑和哭,一生之中的比例肯定是一样的,你爱笑你肯定喜欢哭。所以既然我已经得到那么多了,就一定要挺得住这个压力。如果大家选了你,但就因为这么一点儿事情就不行了,那肯定是不可以的。我觉得没有人是故意要说你,大家都是善良的,只是他不是很喜欢你而已。我觉得经过努力,如果特别努力,大家会被我感动的。”

  老爸支持萱萱音乐梦 是她最温暖的“靠山”

  被推到风口浪尖的是萱萱、姚贝娜以及双方争论不下的粉丝,可还有一些人在背后默默承受着压力、跟着揪心难过,比如一直在音乐道路上推着萱萱往前走的老爸。

  萱萱爸爸戴启文,也打小有音乐梦想,二胡自七八岁会拉之后就再也没放下过,拉了大半辈子,退休后成了沈阳市总工会民族乐团的首席二胡手,业余时间最惯常的消遣便是提着二胡逛公园,和一帮“乐友”切磋。萱萱继承了爸爸的音乐细胞,从小音准和节奏感都很好,在学校一直做领唱。

  戴启文在萱萱大二的时候,四处帮女儿找可以登台演唱的机会,因为他坚信:“歌唱艺术,必须面对观众,必须要出去唱歌,锻炼舞台经验。”酒吧、餐厅,这些其他父母带孩子躲闪不及的地方,戴启文反而主动送女儿去。但要说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戴启文每次都在女儿唱歌地方的门外等她,一般都是晚上七八点送进去,等两个小时,长一点4个小时,等女儿唱完再接她回家,无论寒暑,风雨无阻。也是这位父亲,在萱萱毕业北漂、好不容易找到国家大剧院的稳定工作、结束四处碰壁的窘境之后,坚定地支持女儿辞去工作,走上“好声音”的舞台。“都辞职了,我干啥呀?”萱萱其实内心有点慌,老爸说:“不要担心,我们还不靠你那点收入。”“第一季学员那么厉害,第二季竞争肯定更激烈!”萱萱有点没信心,老爸说:“你的声音跟其他的歌手不一样,你跟其他人都不一样!”戴启文的确一直坚信,自己孩子的嗓音条件是非常难得的,并且一直鼓励萱萱在她喜欢的流行音乐道路上勇敢地走下去,萱萱回忆说:“爸爸当时就对我说,(国家大剧院)这个类型的工作,你以后30岁、40岁了也还能做,但是流行乐的舞台还是趁着年轻多去闯一闯比较好。”萱萱眼中,爸爸就像是最温暖的“靠山”。

  紧张备战“年度盛典” 那姐要求“玩儿起来”

  萱萱现在已经全身心投入到了“年度盛典”的紧张备战中,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选歌,“每次选歌心里都很慌,因为选歌都是要和导演、导师商量的,考虑的因素特别多。选出来后练歌的时间很短,像上次比赛唱的两首歌都是两天速成的,《叶子》之前还听过,另一首我完全不熟悉,直到彩排的时候我的节奏、歌词都还是乱的。”但每次闯过这一关,萱萱都能感受到自己的成长和进步,“以前让我用两天时间练成一首几乎不会的歌,并且还要上台,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但现在我已经完全能够抵抗这种强压了,如果最后在台上正式的一次能唱好,就会特别有成就感。”最后一场唱什么歌目前还没有确定,但萱萱期望自己能尝试更多可能性,“快一点的、有律动的、阳光的、有气氛、英文、爵士……都在尝试。”

  那英老师也经常发微信给萱萱减压。虽然那姐带出了上一届的“年度好声音”,但她并没有给萱萱任何压力,只是让萱萱“玩儿起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