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g平台出租 > 华晨宇生病上场前还在接受治疗:决赛不在巅峰状态
2014年05月21日

华晨宇生病上场前还在接受治疗:决赛不在巅峰状态

  (记者 许思鉴) 在拿下快男冠军之后,华晨宇似乎有些发蒙,接连不断的应酬让原本和记者约好的采访时间一拖再拖,从周六凌晨一直拖到了下午。

  尽管从周五下午彩排开始,整整24小时没有休息过,但顶着熊猫眼的华晨宇却依然兴奋,忍不住憧憬起了未来,“其实我还没有缓过神来,不过现在我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太多的画面了。”

  “嗓子坏掉只能吃白菜,决赛不在巅峰状态”

  从长沙唱区海选时的无字歌开始,华晨宇就站在了今年选秀热潮的风口浪尖。他癫狂的风格和出色的唱功,吸引了大量粉丝,也遭遇了无数的质疑。在周五晚上的总决赛上,华晨宇标志性的抽风表演明显收敛了很多,他沙哑着嗓子告诉记者,其实自己一直在生病,上场前还在治疗,并不在巅峰状态。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彩排时我看到你似乎身体不舒服,决赛时好像也没有达到之前那种忘我的境界,生病了还是太紧张?

  华晨宇:是病了,之前一场比赛之后我的嗓子坏掉了,这段时间我一直都是边治疗边彩排。由于决赛的歌曲量比较大,也没多少时间休息,所以状态一直不好。决赛上场前,医生还临时给我加了一次治疗,感觉好了不少。我也很意外,比赛并没有紧张,或者说根本来不及紧张吧。反而是比赛结束了,我去拿奖杯时,开始紧张了。

  FW:庆功宴上的你一直不停地吃东西,饿多久了?

  华晨宇:参加比赛是很辛苦的,每次比完我都会很饿。但医生勒令我只能吃白菜,所以看到欧豪他们拿肉馋我的时候我就很郁闷,只能把白菜幻想成肉吃进去。不过整个比赛一完我就解禁了,所以就吃的有点多。

  FW:一切都完美结束了,你觉得你的这次快男之旅还有遗憾吗?

  华晨宇:之前答应会在快男比赛上唱的《Creep》一直没唱,让我很遗憾,这也是我最爱、最重要的一首歌曲。不过在11月2日的北京站巡演里,我保证只要有机会,你们一定能听到我唱的《Creep》。

  “唱歌不抽风,就不是真正的华晨宇”

  华晨宇一直被评委和诸多粉丝冠以“火星弟”的头衔,其实他只是反应有些“慢半拍”才让人产生了错觉,思维绝对是正常的。当然,如果你指望这个不擅表达的男孩侃侃而谈,那真要把他逼疯了。

  FW:类似“火星弟”这样的封号你认同吗?

  华晨宇:不认同也没辙了,都被叫了好久了。也许是因为我的性格不大一样吧,我不擅长表达自己,站在舞台上的我不会说话,你可以让我唱歌,但是说话会把我逼疯的。

  FW:那你怎么表达自己的情感?只用音乐?

  华晨宇:我写歌都是表达自己的情感。不过最大的问题就是填词,我会写谱子,但是不擅长填词,所以好多歌曲都是一种无字的状态。如果你知道能填词的人,一定要推荐给我。

  FW:陈坤等评委都希望你应该拓宽自己的风格,你会坚守自己吗?

  华晨宇:我会坚守自己的风格吧。唱歌不抽风的华晨宇,就不是真正的华晨宇了。多元化路线其实很难,对我来说,能够保持好自己现在的风格,然后坚持下去就是最大的胜利了。我的偶像Radiohead、Lady GaGa都是这样,我也希望如此。

  FW:你最想做什么曲风的音乐?

  华晨宇:我希望是摇滚,这是我一直喜欢的类型。我觉得摇滚不一定要一支装备完整的乐队,一架钢琴、一把吉他都可以让人摇滚起来,它是一种精神。比赛里我最喜欢的一场发挥就是《假行僧》,虽然很多人无法接受我对歌曲的改编,但那却是最让我畅快淋漓的演绎,我想一直畅快下去。文/记者 许思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