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g平台出租 > 评“好声音”李琦:短板倒很明显(图)
2014年05月21日

评“好声音”李琦:短板倒很明显(图)

 

 

  没有星相,是众多媒体记者以及普通观众对这一季“好声音”学员的普遍印象。星相是啥玩意儿,星相不是星座之学,星相是一个人进娱乐圈最基本的范儿。你可以不漂亮,但不能没气质,你可以才艺一般,但不能没特点。总之呢,你要有那么一点招人稀罕的地方。星相甚至就是梅艳芳落寞的眼神,就是张国荣眼中那一屡忧郁,就是徐小凤的细腰和罗文的摇摆盛臀。

  这些,第二季的学员们似乎都没有,或者说已经有了,但还未形成风格,还未被发现。

  三个月如切如磋,一百天耳鬓厮磨。众目睽睽之下,飞短流长之中,第二季“好声音”收官。新科状元李琦与恩师阿妹的热烈相拥,与萱萱、金润吉的落寞陪坐成对比;姚贝娜的上节目、录单曲与导师那英的巡回演唱会预热相颉颃。黄浦江水不舍昼夜,争名逐利似永久主题。

  其实也不用在字面上做文章,争什么这个是选秀那个是娱乐,但看一宗——参与者是否构成了命运的改变。只要是参与者的命运得到改变的,便是选秀;而弄一些二三线的歌手去翻来覆去地唱,因为输赢都无关乎命运,便是娱乐。“好声音”就因为节目之中有着强烈的命运感,而令人牵肠挂肚,而好看,而傲视群雄。若说中国的电视综艺节目,迄今为止,关注度最高的,除了春晚,便就是“好声音”了吧。前者是举全国之力,而辉煌只在一夕;后者却有着精彩的过程,结局倒往往差强人意。

  第二季“好声音”四强的命运和前途究竟如何?是后浪坚决把前浪拍在沙滩上取而代之,还是“山草驴变蚂蚱”?立于潮头的,往往是最有开拓精神的人,步人后尘的,常常落入“一鼓作气,再而衰”的俗套。

  李琦:

  需确定风格

  许多个场次,好声音的学员与导师同台演唱。尽管学员们拼了小命,扯破了嗓子,但在导师面前,就显得没有气场。不说刘欢的雍容淡定和温暖浑厚的嗓音,不说那英如烟似雾的嗓子和那氏情歌,就是杨坤的嘶哑和颤抖,都足够让学员羡慕半辈子。这特质既来自歌手长期的艺术实践,更来自生活的长期积累。说白了,你不是只用嗓子来唱歌的;你的魅力源于声音但又不仅仅源于声音。更何况那作品不是你首唱,人家已经先入为主。

  在第一季学员之中,金池唱得够好了,但这么些年来一直没红起来,是因为其气质之中总是隐隐约约缺少了点什么。张炜有副铁嗓子,人也够努力了,但凡有场子就上,但其气质看来看去,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轻。气质,境界,这东西是生下来有了就有了,没有就没有,后天的努力可以起作用,但起不了决定性作用。

  回头说李琦,嗓子没的说,与苏永康很相近,在第一季学员当中,他又与李代沫有的一比。但他没有李代沫的乐感,没有李代沫随意一转就化腐朽为神奇的功力。李琦对作品的处理都是中规中矩的,依靠自己的嗓音优势,一路走到最后。

  在“好声音”舞台上,人人显得黔驴技穷,即使嗓音过硬的都得想法走点旁门左道,或声嘶力竭以力度取胜或即兴改编直至哗众取宠。而李琦的中庸路线的成功,不能不说是人们听厌了那些旁门左道之后的一种反正。

  但李琦究竟还没有自己的风格。在年度盛典之前的粉丝预测中,许多人也是矬子里边拔将军,无奈之下才选择了支持他。相比之下,萱萱有一点风格,但人们对她PK掉了姚贝娜耿耿于怀;张恒远也是一不留神进了前四,各方面都表现平平;金润吉有嗓子也有经历和年龄,离素人的要求有点远。

  李琦的短板倒很明显,就是其长相。这种长相在选秀阶段倒无大碍,甚至可以靠着“丑乖”博得一些同情,扣上了草根的主题。但做明星却不行,两个唱得一样的,人们更愿意看那个长得比较帅的。除非他能像赵传那样得到李宗盛那种大师的神包装。

  说了归齐,李琦需要的是尽快地找到自己的风格,并迅速通过一两首唱得响的歌奠定了自己的风格。据说李琦是“好声音”百场演唱会的赞助商某电信公司选送的学员,现在不知道这家赞助商到底舍得多少钱为他买歌替他包装。一般来说,电信公司没有能力自己来包装一名歌手,他们得委托给别人。又据说李琦有意签约在灿星制作的兄弟公司梦想强音旗下,作为新科状元,这种签约也合情合理。

  但鉴于梦想强音在第一季“好声音”学员包装培养方面的成绩,难以保证李琦能火到李代沫那种程度。在那第一拨学员中,眼看着吉克隽逸签到别处在事业上遍地开花,眼看着金志文转到恒大音乐旗下后做了金牌编曲。灿星制作乃至梦想强音在包装歌手方面,力度稍欠了一点点,他们更喜欢在一个接一个的场地秀中把学员打包发送,赚取快钱。

  萱萱:

  应从头包装

  萱萱在四强之中名列第三,但她在前途上,应该有资格比过第二的张恒远,成为二号人物。她一路走来,靠的是辨识度较高的感冒嗓和忧伤情歌。这个一唱起歌来就攒着八字眉的沈阳女孩,居然鬼使神差地挤走了夺冠呼声最高的姚贝娜,不能不感慨造化弄人,不能不佩服游戏的魅力。当时,导师那英甚至卷起舌头,模仿起这个家乡女孩的口音:“那歌里唱的冰冷的小手,那不是矢(死)了吗?”接着就表态说,萱萱让她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言下之意,这丫头将来的造化,有可能跟她有的一比啊!萱萱是不是节目组“最疼爱的人”不知道,但可以肯定她是那姐“最疼爱的人”。

  那姐在抢学员阶段的惯用伎俩是,一再声称自己去年带出了一个冠军。但问题是,她带出来的冠军目前在这个阵营里几乎毫无作为。那姐要扭转这个印象,必须把萱萱包装培养出来不可。

  10月8日,在自己的“那世界”巡回演唱会发布会上,那姐把萱萱带在身边,说到时候要让萱萱登台演唱,哪怕自己当绿叶伴唱也在所不惜。按说这决心下的也不算小了,但许多事情不是决心就能解决的。萱萱她需要学习,需要从头到脚的包装,甚至需要改头换面。在音乐上,那姐能直接帮到萱萱的不多,但她完全可以动用自己的资源,以及自己在灿星制作中的地位,去为萱萱谋得一个可靠的未来。

  否则,这个长相不如毕夏,音乐素养不如孟楠的八字眉丫头,怕是不大好出头。(本报记者张明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