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g平台出租 > "好声音"宣传总监谈高收视:开场要热闹结尾有悬念
2014年05月21日

"好声音"宣传总监谈高收视:开场要热闹结尾有悬念

那英

  第二季《加多宝·中国好声音》自开播以来收视率持续上升。此前盲选的最后一场,在央视索福瑞CSM46城收视率统计中,以5.03的成绩高居榜首,远远抛离其他对手,而上周那英战队考核赛的收视率,更是一举冲上了5.08。近日,“好声音”制作团队宣传总监陆伟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专访,大谈收获高收视的秘诀。

  羊城晚报:与同时段的“快男”相比,“好声音”似乎更吸引成熟观众?

  陆伟:我们节目的收视核心是25岁到45岁这批人,其次是45岁以上,再次是15到24岁;学历方面最多的是大学以上学历,第二是高中以上学历,相对来讲,低学历的人群观看我们节目的收视率会比较低。另外,“好声音”非常适合全家观看,而且它还把一大群几乎已经远离电视的年轻人群重新吸引回电视机前。

  羊城晚报:节目组在学员出场顺序的安排、剪辑片段的取舍方面,是不是用了特别多的心思?

  陆伟:确实有一定的剪辑思路。必须有音乐的多样性,也不能把同类型学员堆在一起,这样容易令观众有收看疲劳。另外,开场和收尾的学员是比较讲究的,开场一般比较热闹,结尾则是悬念性比较强的,确保观众看到节目的最后还会有兴趣追看。

  羊城晚报:在盲选阶段,节目组是如何对导师抢人片段进行剪辑取舍的?

  陆伟:主要以专业音乐点评为主,因为我们是一档比较专业的音乐评论节目。其实导师在现场会说很多话,大概每个学员的对话时间有20-30分钟,但播出时最长不过是15或16分钟。点评的内容主要是:第一,你为什么吸引我转身,或者我为什么没转身;第二,多名导师对一名学员的争抢;第三才会是学员背后的故事。学员比较长地说自己的故事是比较少的,像单冲锋这样他的音乐和故事比较统一的时候,我们才会进行保留。

  羊城晚报:网上有一种说法,称“好声音”后期会进行修音来保证节目的品质……

  陆伟:我们不需要。我们现场足足有128个音轨收录所有学员的声音,这方面我们花了很大的精力、人力和物力。好的音响的作用不是为了美化学员的声音,而是为了突出你唱得好的地方,同时也能忠实地突出不好的地方。我们现场学员的实力,可以说有目共睹,我们没有必要修音。

  羊城晚报:在那英战队中,像姚贝娜对阵小胖这种强强对决的安排,是刻意为收视率服务吗?

  陆伟:这真的是导师安排的。其实导师在选择学员的时候,他们的内心已经在布阵了,他们没有所谓强弱的概念,配对原则是学员的音乐风格是否类似。比如男女对唱的话,组合的配合感能不能出来,男男对唱的话,他们是不是能够有好听的和声。导师是完全从音乐性上考量组队的。f

  羊城晚报:今年盲选时导师都被质疑“演过头”,明年的盲选会不会有些改进?

  陆伟:我们录像的时候没有给导师布置任何任务,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要他们尽可能释放自己——其实如果你去看美版的话,我们的热闹程度还f是远远不够的。今年四位导师确实是做到了,他们无视现场所有的观众和摄像机,把自己最真实的情感表现出来,但是中国电视观众的接受程度和西方不一样。后期剪辑的时候,我们保留了很多“抢来抢去”的镜头,但其实对于中国电视观众来讲,你要把握好这个度,这是我们需要继续总结和改进的地方。 记者 赵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