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g平台出租 > 《好声音》"故事策划"导演:好故事辅助好音乐
2014年05月21日

《好声音》"故事策划"导演:好故事辅助好音乐

  随着本季加多宝“中国好声音”的播出,网友“欧阳梦粥”的“梦粥扒皮”系列在微博上也逐渐走红。“欧阳梦粥”原名李建中,原本是一家报社的文娱部主任,今年加盟灿星后,如今是好声音的“故事策划”导演。故事策划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工种?对于一档音乐真人秀节目又有何帮助?在网上开扒学员,是自己兴致使然还是节目宣传需要?8月25日晚,大河报记者电话采访了李建中。

  “梦粥扒皮”背后——

  “我是被借调到好声音的”

  7月19日,60岁的中国香港选手钟伟强唱罢,原本观众只把这个老头当做普通的老头,但“欧阳梦粥”的《老西蒙“死而复生”》让大家全面了解了钟伟强,也让音乐选秀节目中的“故事策划”首次正式走进观众视野。

  李建中说,“故事策划”这个说法并不准确,“我工作证上写的是导演,并没有故事策划的字样。”原来,“好声音”的组织架构是这样安排的,总导演是金磊,金磊之下有三个副导演——沈宁、吴群达和章骊,每个副导演再带领几位工作人员,负责和学员进行对接,李建中属于沈宁导演那一组的故事导演,而阚立文和钟伟强都属于沈宁组的学员,所以李建中对他俩感觉特深。

  “其实我不但不属于好声音的宣传团队,也不是好声音团队的成员,严格来说,我是被借调到好声音来的。”李建中说,写“梦粥扒皮”系列的初衷也是出于个人冲动,“没人逼我写,那天我看到钟伟强的表演,特别有感触,谁能想到他会当场忘词儿呢?后来发挥得又特别好,我就从凌晨二三点开始写,大概6点钟写完的,那篇写得特顺畅。”

  虽然越写越有压力,越写越有配合节目宣传的范儿,但李建中坦言公司从头到尾没有强制他写,也没有建议他写谁,“从职位划分来讲,陆伟是宣传总监,我是制作总监,级别平等,他没权力安排我的工作。”李建中调侃,他的压力来自网友的期盼,“现在感觉像被套牢了,我觉得这个系列现在是自己的一个任务,应该把自己经历的记录下来,网友反响又挺大,不由自主地就有了压力。”

  “写学员”背后——

  “不跟他互动,大部分时间都是观察他”

  “梦粥系列”文字功底扎实,在驾驭故事方面也相当有节奏和画面感,除了李建中的记者经历,他还有什么诀窍写出如此吸引人的故事?

  “大部分时间我是在观察学员,不去介入他们,如果需要细节的话,才会找他们聊几句,”李建中说,“比如钟伟强,之前我就跟他碰过一次面,后来听同事说,他想跟我见一面,本来在他和毕夏PK的那晚我想着见一面来着,但那晚观众特多,结束后都在等钟伟强,最后也没见成,如果能和他多相处一些,写出来的效果会更好。”

  之所以不去特意与学员互动,是因为不能跟他们太亲近,“导演说,你们看学员的眼光里不要充满爱意,如果你有爱意,就会对其他学员产生负面影响,觉得这个学员是种子选手。”

  李建中说,希望把“梦粥扒皮”系列坚持到最后,除了学员,导师也有很多可写的地方,“导师很值得写,但现在缺乏一个契机,至于好声音团队,晚一些我也会扒皮。”李建中说。

  “故事策划”背后——

  “好故事是好音乐的辅助”

  音乐真人秀节目应不应该有故事来作辅助,无论观众,还是电视业内人士,对这个问题总有不同的见解,在具有娱乐新闻记者和节目制作双重经历的李建中看来,“好故事和好音乐是不能分割的,好声音的故事团队是对音乐的辅助,通过故事,起码能够说清这些学员为什么会从事音乐。”

  李建中的故事团队给学员做访问,一开始是不架机器的,就是坐着随意聊天,从中获取学员的很多经历,甚至感情经历,重要的是这些经历与对音乐的追求有没有联系,跟音乐性有什么特别相关。

  “很多观众说只想安静地听音乐,不想听故事,但这些音乐不是机器发出的,是人发出的音乐,每个人的技巧和情感体会都不同,在技巧和实力都不相上下的情况下,打动听众的是情感。”李建中说。

  关于煽情,李建中表示也不是刻意而为之,因为每个选手的经历都不同,性格也不同,有的学员性格比较冲动,遇到爆点就会流泪,观众就觉得是煽情,但学员什么时候流泪是节目组控制不了的,有些学员很持重,这样就很难进入他的内心,“我们就是想把学员的故事很自然地表达出来,而不去人为地加入各种因素。”

  从娱乐记者转型到电视节目制作人,李建中对灿星最大的感触就是勤奋,“凌晨四五点他们个个都还两眼放光,我就跟他们说我再这么熬实在撑不住了。”

  导演H告诉我:小黑屋,是个能看到学员百态的地方。

  有的学员会手脚冰凉;

  有的学员会紧张到“入定”,你喊他,他都听不见;

  隔着房门,能清晰听到外面舞台上的欢呼。

  如果观众欢呼的声量比较大,有些学员就坐立不安,会不停问导演:是不是导师拍了?

  ——摘自《梦粥扒皮》系列之“张恒远”(记者 王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