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g平台出租 > 汉字听写大赛的台前幕后:竞赛只有错杀没错放
2014年05月21日

汉字听写大赛的台前幕后:竞赛只有错杀没错放

  今年的夏末秋初,央视《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让人们重新对汉字书写提起兴趣。跟着电视中的选手一起写汉字,成为很多观众每周五都要做的一件事儿。提起为什么做这么一档汉字听写节目,导演关正文说:科技继续进步,谁也不知道汉字书写能让我们方便到什么程度,也许那时候从小我们就不用写字,就真的不会写汉字了。

  节目创意

  警醒汉字书写的危机

  记者:最初创意这个节目的时候是如何考虑的?

  关正文:大家都知道,中国的文化,汉字是最灿烂的部分,他不仅仅是一个交流工具,它是我们汉文化重要的组成。最初创意这个节目的时候,我们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交流书写的工具一直在进步,而且越来越方便。而这种数字化的书写方式,对于拼音文化的文字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只是对我们特有的方块汉字有特别的影响。“提笔忘字”这一说法并不是今天才有,是从有汉字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几千年来,汉字的数量越多,复杂的、表意的、抽象的汉字只要人不经常书写,或者是学得不是很扎实,人们就很容易忘记如何书写。而在当代,我们科技的进步,大大加速了这一现象。

  记者:据您所了解,如今普通大众在手写汉字的能力上退化有多严重?

  关正文:其实,今天的大多数人也没有退化到那么的严重,大家还都在写字,但是如果科技继续进步,谁也不知道100年之后,汉字书写能让我们方便到什么程度,但是如果现在我们不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到了10年、50年、100年之后,可能就是危机。也许那时候从小我们就不用写字,就真的不会写了。所以我们做的这个节目,希望它直接指向汉字书写,而不是通过一个什么游戏来展示。

  记者:关于汉字的节目,我们从国际上几乎没有可以参照的节目,在节目研发上,我们做了哪些工作?

  关正文:节目以前确实没有什么参照,原创性比较强,所以为了做这个节目,我们花了4个月时间,专门制作了一本我们的制作宝典,这个宝典有400多页厚,其中所有的制作流程中,各个工种需要做的工作。另一方面就是题库的建立,整个比赛过程中,我们一直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有着密切的联系。汉字书写关系民族文化传承,有民族基础情感,所以它一定是一个非常好的题材,它符合一个新题材高收视节目的几个要素。所以录制第一期节目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能够确定它成功了。

  设计题库

  十个等级划分词汇难度

  记者:在题库的设计上,最初节目组是怎么考虑的?

  关正文:目前国内关于中国汉语词频的研究,一般都是指向高频词的,指出哪些词汇出现频次最高。比如,键盘的输入法都有联想功能,哪些进入联想词库,主要依据词频。我们设计题库需要做难度的分级,某种程度上来说,和高频词有点是反向的,我们要知道什么词难,而不是什么词经常用。

  这个难度分级,目前没有成熟的学术支持,所以我们被迫要做大量的测试。我们把题库分为10个等级,第一级应该是零难度,而第十等级的就是最难的,理论上是所有人写不上来的。

  记者:题库测试的过程是怎样的?

  关正文:竞赛的题库是需要一定要求的,题库必须能在单位时间内,让选手通过这样的考核达到必然产生的竞赛结果,也就是必须保证均匀的淘汰率。如果不能淘汰,这个单位时间内的竞赛就是无效的,还需要花更多的时间。竞赛要求必须主动控制,但这个控制的唯一工具就是题的难度。

  记者:现在观众普遍反映题难,甚至有人说,在看过后,就觉得自己是文盲,在最初设计题库的时候有这种感觉吗?

  关正文:题库难是选手的优秀程度造成的。作为一个比赛,我们必须在单位时间内淘汰相应的选手。大家都说,你应该考点生活中常用的、易错的词。我们现在看到的节目,每期大概用到90到70个词,但是在录制过程中,真正的竞赛中,我们都用到了100个词,也就是说我们最多的情况是有30个词的比赛内容是被删掉的。我也希望考常用的易错的词,但是有时候40分钟都淘汰不下去一个人,他们真的特别优秀。所以题库难度是选手水平决定的。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是,语言的发达程度,优美程度,和词意表达的细分程度有很大关系,比如一个“笑”字可能有各种各样的词汇,这是汉语博大精深的体现,汉语不应该仅仅体现在常用字。我们说某人写文章,文字真美,那很大程度上是词汇量的丰富,语言掌握的足够多。如果我们把字词意,都给简化了,那是一个悲哀,这是快餐性的文化的观念在作祟。

  有些生僻字选手并不是写不出来,有些字甚至是他们了解中国造字的规律,自己推演出来的,这些都是竞赛极其精彩的表现。这是不可以往反向做的!

  确定选手

  选手把“现汉”听写3遍

  记者:比赛选手为何都是初中二年级的学生?

  关正文:根据语言专家有相关研究,社会人群中,高中生的书写能力是最强的,从大二以后人的书写能力就会下降。但是高中生面对高考压力,所以也不忍心占用他们的时间。而小学生,到了六年级,他们同样面临考中学的压力,也不能占用他们时间。但是5年级以前的学生,他们认识的词语很难超过一般成人的水平,精彩度不够。成人选手,如果选手不是对汉语书写有特殊研究、喜好的人,比赛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如果选择汉语书写的爱好者,从13亿人如果选择100个人的话,说不定这100个人不仅仅是背现代汉语词典,说不定每个人都能背康熙字典。所以最终我们选择了初二的学生。

  记者:参加比赛的选手是如何准备的?节目组有提供题库范畴吗?

  关正文:他们在参加初赛的时候,能感觉到一点题库包含的内容,但是再多的我们也没给,因为我们觉得一个很好的词汇,可能作为考题的题目还留着呢。一开始,我们也想要不就用《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但测试的时候就发现那里面的词根本就不够用。后来知道好多学校是把“现汉”第六版听写了3遍,幸亏没从那里出。

  所以我们现在的题很多是超出了“现汉”第六版的。但是我们目前也是没有发现一个适中的参考书提供的。

  赛制规则

  竞赛只有错杀没有错放

  记者:现在的赛制有人会觉得每人答一道题存在运气成分,不如大家答同样的题,最后看正确率?

  关正文:首先题库的难度设置上我们尽量做到公平,同一轮次的比赛,题库的难度都设计的是同样的难度。实际上,两个人竞赛,每人只挑一个词,那偶然性很大,但是如果竞赛10道题,一个你写对6个,我写对5个,那你实力就是比我强,100道题更是这样。所以一定程度上,题目量越多,越可能达成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