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g平台出租 > "爸爸去哪儿"笑点多 "神一般的字幕组"获赞
2014年05月21日

"爸爸去哪儿"笑点多 "神一般的字幕组"获赞

林志颖与Kimi

田亮与Cindy

郭涛与石头

张亮与天天

王岳伦与王诗龄

  荧屏风云

  记者 卢圆媛 发自长沙

  自从湖南卫视《爸爸去哪儿》播出后,每周五的晚上又让观众多了一份欢乐。那些熟悉的游戏音乐、好笑的字幕、孩子们和爸爸们的真实互动……都是让观众们开怀的一部分。昨日在看片会之后,商报记者采访了该片现场总导演蒋良,也就是我们在节目中常看到的那位通知“打板”的“板哥”,他大方地介绍了这些欢乐背后的“神秘团队”。

  团队1:编剧组

  设置任务记录感动点

  在节目中,我们看到小朋友们独自去寻找食材,独自去放羊,这一集我们又将看到爸爸们拿着50块钱去买菜的窘态……田亮的女儿Cindy变身成“怪力萝莉”,Kimi和王诗龄的友谊也起了破绽,郭涛居然一口气买了8袋方便面……笑料百出。其实孩子们和家长们完成的任务,是由编剧组专门负责设计的。

  “虽然叫‘编剧组’,但我们并不能设计孩子们的各种表现,因为孩子的童真是无法设计出的。”蒋良告诉记者,这个团队大概有四五个人,其中只有一个做了父亲,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很好地根据孩子的年龄设定任务挑战度,不过这个团队更多的时候是在记录素材,发现有意思的地方,“比如这一期里田亮最后带女儿去滑沙,女儿在前面滑,他就在后面拉着滑板,一直到比较安全的陡坡才松开手,这样的镜头结合当时的环境很好笑,不过又会带给大家一些感动,这些就是要记录下的素材。”

  蒋良并不否认,节目中能看出韩版的一些影子,但是节目组本身也花了更多心思,“我们节目需要一些小感动,但又不能刻意煽情,所以我们一期节目中通常会有那么一两点小感动就够了,很快又会很好笑,我们希望大家在笑过之后所有感悟。”在蒋良看来,在节目的节奏上还会更进一步改良,“节奏需要更快,笑点和泪点可以更频密。”

  团队2:摄像组

  发现意外的惊喜

  相信观众们一定有印象,在第一期节目中家长和孩子吃饭时,摄像大哥们站成一排扛着机器严阵以待,以致小石头好奇地问:“你们为什么不吃饭?”

  其实,摄像组是最辛苦的人,睡沙漠、吃盒饭,还得扛着大行头,时刻记录爸爸们和孩子们的表现。据蒋良介绍,通常一组父子会有两个摄像跟拍,还会有固定摄像头拍摄,90分钟的节目,他们会拍下将近1000个小时的素材。“虽然我们在最初选人的时候有些不如意的地方,比如我们的孩子可能没有韩国节目中小朋友的年纪那么大,没那么懂事,可能我们的孩子上一秒还在哭,下一秒就疯起来,但是往往也带给我们意想不到的惊喜。”

  蒋良给记者举了个例子,“比如这期,我们会看到田亮边走边吐槽,说对他而言最难的事就是每天都要寻找女儿在哪里。其实拍这个的时候我们的摄像非常疲劳了,因为已经跟着他们两天了,拿着机器都还在晃,然而这样的镜头却很好地体现出田亮找不到女儿的烦躁心情。”

  有观众也对王岳伦的“呆萌”形象印象很深刻,他不是弄不出食材,就是梳不来女儿的头发,摄像师也都能很巧妙地捕捉到那些失神之处。不过在一期节目中,王岳伦可是要为自己正名了——他居然做出了鸡蛋馒头片这样的早餐,还赠送给除了张亮这位大厨之外的其他几位爸爸品尝,那语气表情着实得意。“这点也是没有设计过,全是他自己的行为,只是我们把这些预料之外的情况拍摄了下来。”

  团队3:字幕组

  就是要带着你入戏

  看完两期节目,大家一定会对节目中的字幕印象深刻。比如当张亮给儿子讲解葫芦的时候,旁边就会出现动画片葫芦娃里熟悉的对话——“妖精,还我爷爷,还我爷爷”;田亮女儿“风一样的女子”不胫而走,也有字幕组的功劳。观众都感叹,这简直是神一般的字幕组,为节目增色不少。

  本以为他们是熟读唐诗三百首,至少有数十年从业经验的专业人士,不过蒋良的答案却有些让人意外,“字幕组里,基本都是女生,通常是一个人带着两个实习生,其中有两人中途还被叫回去考试。”说得很轻巧,不过蒋良告诉记者,这些女孩子对节目有很强的把控能力,“重要的是本身要入戏,要像普通观众一样哭一样笑,比较感性,这样才能带着大家一起入戏。”昨日记者在与工作人员聊天中了解到,这个字幕组的工作人员里,90后都有好几位。

  团队4:音效组

  你没想到的全帮你想了

  节目的配乐,也是让这个节目很有趣的一点。比如在之前的节目中,我们就听到《魂斗罗》等熟悉的游戏音乐,这一期里,当五个家庭出现在茫茫沙漠里,大家又会听到《西游记》的音乐。不得不说,音乐也是亮点之一。

  当被记者问到是不是刻意加入这些配乐的时候,蒋良并没有否认,“你说刻意我并不反对,我们就是用音乐和大家开了一个玩笑,拉近了距离。”

  蒋良告诉记者,做《爸爸去哪儿》的团队,从1999年起基本就在一起工作了,最早做的节目是湖南台的《晚间新闻》,“我们做后期剪辑的同事有十几位,一个会议室坐满了,大家都是年轻人,可能是因为做纪录片出身的缘故,我们不希望自己的东西循规蹈矩,所以会花心思在这些细节上,比如当音乐响起来的时候,希望有这样的感觉,你没想到的我们全帮你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