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g平台出租 > 龚琳娜谈扮成梦露:这次我想演个美女
2014年05月21日

龚琳娜谈扮成梦露:这次我想演个美女

  在江苏卫视明星音乐挑战节目《全能星战》中,龚琳娜一首云南民歌《小河淌水》令人刮目相看,这是一个与人们印象中的“神曲女王”迥异的龚琳娜,以往竞相对她吐槽的路人纷纷“转粉”。又过一周,龚琳娜一身梦露式装束,唱起中文版的爵士《I want be loved by you》,又让许多人大吃一惊。本周五《全能星战》,龚琳娜用自己的“成名神曲”《忐忑》为基础,用了五种戏曲的演唱方法,再次让人咋舌。变化之快,反差之大,让很多人瞠目。她在短暂休假中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说到这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她说:“神曲也罢,摇滚也罢,爵士也罢,万变不离其宗,我的终极目的就是希望更多的人关注中国音乐,关注创新。”

  这个节目很刺激

  像写一个命题作文

  北青报:请问,您怎么想到参加《全能星战》的节目的?

  龚琳娜:这个节目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它比的是曲风。在此之前也有《我是歌手》等节目找过我,都被我们拒绝了。而这个节目中有通俗的、民族的、戏曲的、摇滚的、爵士的和嘻哈的多种音乐风格,是不一样的比赛。民族风格和戏曲风格是我的擅长,但其他风格的音乐我还要学习,参加这个节目就像做一个命题作文,多面展现一个歌手。当时节目组找到我的时候就说,他们不做娱乐,只做音乐。

  连续三个月的录制节目很辛苦,但我们又不能随便找一个歌唱唱得了,因此改编成为一个很重要的工作。老锣是我的后盾,他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比如第一期我们选择《但愿人长久》,王菲、邓丽君都唱过,我们就希望挑战和颠覆。《小河淌水》是民歌,那是我的强项,但是也要有我们自己的改编,其中的高腔是彝族的,很考验歌手,要唱得出人意料不容易。总之这样的节目很刺激,又能学到很多东西。

  为什么要扮成梦露?

  “这次我想演个美女”

  北青报:三期唱下来,观众普遍反映《小河淌水》唱得最到位,觉得您还是唱民歌好,您觉得呢?

  龚琳娜:因为我本身是学民歌的,这是我的根,比其他歌手有优势。但这一次的《小河淌水》是新编的,其中一段高腔有超高的难度,对我的声乐技巧是一个挑战。其实我们最先准备的是《走西口》,但是太悲了,没多少改编的余地。有一天老锣拿出《小河淌水》的新编配逼着我唱,结果就是观众后来看到的。《但愿人长久》王菲和邓丽君都唱过,但都太软,我觉得苏东坡的“意思”不是这样的。我们觉得苏东坡是很有个性的,所以我们在摇滚中加入秦腔的唱法。我们总是想办法在每一次的演唱中都加一些中国的元素,在流行的环境中让古诗词做一次“回归”。而演唱梦露的《I want be loved by you》是因为我不是美女,过去人们都认为我是一个丑女,或者以丑示人,而这一次我就想演个美女!我们在爵士中加了中国的笙和笛子,开始还有些担心。因为很多人对中国民乐有偏见,认为民乐器不能玩爵士,但现在看起来效果还不错。至于最近这次戏曲风格比赛,《忐忑》本来就出自中国戏曲,在《忐忑》的节奏和铺垫下我唱越剧、豫剧、京剧、秦腔和黄梅戏各种戏曲,在“呆了个呆那个呆……”的合唱中唱“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我就是想让不了解中国戏曲的观众通过这首歌了解中国戏曲的多样性。今后“星战”还要有民谣风格比赛,我将唱王菲的歌。通过节目我也想表达一下:流行歌手别嘲笑我们唱民歌的千人一声。

  北青报:除了全方位地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参加《全能星战》您还有什么收获?

  龚琳娜:有呀,民歌戏曲是我的强项,但我对摇滚、爵士风格并不熟,这次我学到了这些过去不曾用过的音乐风格,老锣更是学会了摇滚、流行的编配,而这也是他过去很少做的。当然我也看到很多流行歌手也在向我们的风格学习。总之,我希望参加这个节目能够用中国的曲风影响更多的人。

  出神入化是我的追求

  “神曲歌手”这个定位好

  北青报:经过这么多的变化,您觉得自己是一个什么类型和风格的歌手?

  龚琳娜:不是有人说我是“神曲歌手”吗?以前我还有些不接受,现在觉得这个称呼定位很好啊,出神入化是我对歌唱的追求。我不是一个规规矩矩的歌手,只要是中国的,当代的,不管是美声的、流行的、摇滚的,我都可以唱。我觉得当代歌手不要把自己放在一个小笼子里,要让自己的歌声走出来,把歌曲的神和魂唱出来。中国的根不能变,但其他的都可以变,节奏可以变,音乐风格可以变,永远要有创新精神。

  北青报:《忐忑》火了以后,您好像特别注重上电视晚会和电视节目,但很少开音乐会,这是什么原因?

  龚琳娜:我很想开音乐会呀,只是现在演出商都不知道我到底能有多大的号召力,所以他们总在犹豫。但我一直在做举办古诗词音乐会的准备,不久前露天唱过一次,我还想做室内的音乐会。接受电视台邀请是因为他们觉得我的歌有收视率,同时他们又不干预我的创作,这样的平台可以展示我们的创作。

  北青报:还有人觉得您在电视上的造型有时候太夸张,比如《忐忑》,比如《金箍棒》和《法海,你不懂爱》等,再比如这次的《但愿人长久》,这些造型都是电视台要求做的还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龚琳娜:所有的造型都是我们自己的原创,不是电视台的要求。根据题材和场地的不同,我要变换造型,在体育馆演出造型就要夸张一些,而《金箍棒》和《法海,你不懂爱》是因为春晚和跨年的晚会,所以要热闹一些。我们的造型都与歌有关,没有任何模仿。好的歌曲要配以吸引人的造型,观众就会觉得很兴奋觉得很独特,然后就会看下去。根据歌曲的内容设计造型,这是我的原则。我希望能给观众有一个期待感。他们会想,龚琳娜下回是什么样?

  我按自己的路子走

  要让中国歌生机勃勃

  北青报:面对您的神曲和您推出的各种歌曲,也有过很多争议和质疑,您怎么看待这些?

  龚琳娜:我觉得争议是好事,能够引发人们思考。比如我唱的《但愿人长久》,人们争论后就会想到看看原词,看看当年的苏东坡是怎样的情感。那些争议也真实地记录了当下人们的心态。我歌唱的目的是为了抒发我自己内心的情感,不是为了让别人喜欢。我希望别人进入我营造的意境去分享我的感受。一些观众的意见提得好,我就会改。比如《但愿人长久》,有一个观众说我前面唱得太硬,我觉得有道理,再唱的时候就会改进。如果有的观众没有什么道理只是个人不喜欢就质疑乃至嘲讽,那我还是要按照我创新的路子走。在我看来,一首歌有多种唱法,但一定要唱得有趣,有新意,每次演唱都可以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