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g平台出租 > 江苏卫视相关工作人员:冯小刚孟非并未碰面
2014年05月21日

江苏卫视相关工作人员:冯小刚孟非并未碰面

  在好莱坞按过“手印”后,冯小刚就急匆匆地赶回北京,开启了春晚连轴转的模式。

  9日,他带着央视春晚导演组在江苏开展“走基层”活动,同时也在为马年春晚的节目寻找灵感。11日,赶回北京的冯小刚又直奔大兴,参加了《我要上春晚》的总决赛节目录制。

  走基层、上节目,“订制”春晚连轴转

  走基层

  赴《非诚勿扰》取经?

  有网友在微博上爆料称,看到冯小刚到江苏卫视会议室观看《非诚勿扰》,并大胆揣测,冯导此次江苏之行正是为了向《非诚勿扰》节目取经。昨日,记者从央视春晚导演组了解到,11月9日,央视春晚导演组奔赴江苏南京采风,深入了解当地节目资源,这是迄今为止央视春晚导演组最大规模的“走基层”活动。

  冯小刚带春晚团队到江苏卫视除了为春晚创作找灵感之外,最大的猜想就是冯小刚是否会力邀主持人孟非在春晚的舞台上合作。据江苏卫视相关工作人员透露,由于同一时间孟非已启程去意大利准备《非诚勿扰》意大利专场的录制,所以两人并未碰上面。不过江苏卫视表示,如果央视春晚有需要,台里肯定也会尽力配合。

  上节目

  冯氏春晚新气象有迹可循

  截至11月11日晚,央视《我要上春晚》总决选4场录制均落下帷幕。35组选手接受了春晚导演组的“面对面选拔”,姚贝娜、皆大欢喜组合(阿宝、王二妮)、王铮亮、赵国祝、阿吉太组合、刘成、麒麟宝贝组合7组选手脱颖而出,从2014春晚导演组手中接过了“彩排邀请函”;台湾“大女孩组合”接到了央视元宵晚会的邀请函。

  大河报记者作为全国50名大众观察团成员之一参与了投票并见证了整个录制过程。每一场录制都有冯小刚或其春晚团队核心成员坐镇,“选材”自然与冯小刚要求保持高度一致。所以,虽然《我要上春晚》选拔出来的节目最终只是春晚舞台上很小的一个组成部分,但通过对这4场录制的梳理,还是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寻找冯氏春晚的大概风格和思路。

  核心团队坐镇觅宝

  在央视春晚发布会上,冯小刚就表示,“我会从观众的角度、观众的好恶选节目。观众最反感虚假、空洞,我们会着力解决这个问题。真诚、温暖、振奋、好玩,我们的八字方针”。通过四场节目录制,能够很明显感觉到这根无形主线的存在。

  《我要上春晚》栏目组精心打造了堪称中国最权威的评审团阵容,除了2014年春晚导演组,阎肃、黄一鹤、李谷一、赵忠祥、娄乃鸣等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们纷纷来到现场,对每位选手的表演都进行了专业、真诚地点评。此外,每场都有一位2014年春晚导演组核心成员艺术顾问张国立、策划张和平、执行总导演吕逸涛来到现场,冯小刚则亲自参与了11日下午的录制。

  据统计,《我要上春晚》开播第一年,为央视春晚选送了9组选手;第二年、第三年分别为5组选手,今年7组选手算是相当不错。

  民间绝技不被看好?

  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四场录制,每场都会有一个倡导运动、健康生活类的节目:武当道家武术队表演的武术;JS特技灌篮队的特技灌篮;武当、峨眉和少林“三大门派”的高手们表演的《梅花桩》;香港花式跳绳会表演的让人眼花缭乱的花式跳绳。

  从演出质量上说,只有花式跳绳节目完成得最为赏心悦目,但依然有失误;《梅花桩》表演缺乏高潮,另两个节目都或多或少有失误和硬伤。

  虽然民间运动达人们的节目没能受邀参加春晚彩排,谁知道冯导会不会从其他地方另觅高人呢?毕竟,全民运动、健康生活是现代人十分推崇的生活方式,紧扣时代脉搏的冯小刚没理由看不到这一点。

  《我要上春晚》舞台上也有不少杂技表演。像河南新乡小伙子表演的《软钢丝》、河南周口西华小伙尹中华表演的《刚柔之美》、东北神话组合带来的杂技表演等。

  冯小刚坐镇的第三场录制,苗族姐妹花龙贞蒂、龙秋兰等表演了高难度杂技绝活《绝技之花》,当她们从三四米高、毫无防护的道具上下来时,原本话语甚少的冯小刚主动开口:“你们这是绝技。但你们在摆道具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不要演这节目。到你们上去,我在想,这节目快点结束、快点结束,就是不想让你们受伤。春晚是一场联欢会,我们现在各个方面都把它看得太严重了。我看节目的时候,就在想有什么更好的节目让你们来表演,而不是这样的节目。大家在看这个节目的时候,一直在担心你们,担心你们受伤。我心里挺矛盾的,为你们练到这么好的程度感到骄傲;另一方面,我也永远不想再看到这样的节目了。”

  古腔古韵混搭现代?

  同样是第三场录制,来自北京的西游乐队演唱了一首改编自相声唱段的歌曲《卖布头》,短短几分钟时间,就唱了超过1000字。咿咿呀呀的京腔京韵,带着点老北京人的滑稽、贫嘴与自嘲等,伴奏的乐器也都很“古典”。这个节目引起了冯小刚的极大兴趣,主动点将:“同样风格的,唱现代的事的,有没有?”面对突然来临的机遇,西游乐队主唱想了半天才想到一首《时代的早晨》。但冯小刚要求必须和乐队配合,没想到更换乐器又花费了好久,这让冯小刚很失望:“算了,我以为应该是张口就来的事呢。”要不是董卿在一边打圆场,冯小刚肯定会收回这个“大绣球”。

  最终,这首《时代的早晨》也没能打动冯小刚,但从中可见冯导的一些思路和想法:古典乐器、古典唱腔,“说道”的却是现代正在发生的事,一句话,活在当下。也许是冯导突然灵光一现的创意,也许是他一直在苦苦寻找的节目,能不能成,到春晚上见分晓吧。

  节目更多元更好玩?

  冯氏春晚的“八字方针”里就有“好玩”一项,《我要上春晚》的舞台上,也有不少好玩的新节目,比如李霞的《变装秀》、台湾的腹语大师刘成和玩偶搭档“嘟嘟”的《腹语表演》、张霜剑的默剧表演。这些表演,有的可能在国外早已存在,但在内地还不多见。

  最终,刘成成功收到了冯小刚亲自颁发的2014年春晚彩排邀请函。“但是我希望你下次带着‘空空’来,‘嘟嘟’,你别不高兴。”冯小刚诙谐地说。其实,看过刘成在《我要上春晚》以往表演的人都知道,他有很多玩偶搭档,“空空”是一个像疯狂的小鸟一样的玩偶,“嘟嘟”是熊猫玩偶。可能冯小刚从以往的表演中发现了“空空”的什么特性。另有所用?也许吧。

  随后的采访环节中,刘成介绍,他还学过魔术,与刘谦是师兄弟。“会不会在表演中把魔术和腹语相结合,或者会不会和别人合作,都需要看春晚导演组安排。我现在还是蒙的呢。”被巨大幸福击“蒙”的刘成表示。(记者 吴战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