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g平台出租 > “好声音”导师转身比例过高 回应:失败学员没播
2014年05月21日

“好声音”导师转身比例过高 回应:失败学员没播

   《中国好声音》第二季开播以来,观众看到的仍是兴奋的导师、精良的制作,听到的仍是美妙的歌声、震撼的音效;而对于节目组会不会在“小黑屋”里强迫学员签订经纪合同?被淘汰的学员去哪儿了?参赛的大多学员是否都有酒吧驻场的经历等问题仍是疑团重重。对此,“好声音”导演李建中一一答疑解惑,彻底让观众看清台前幕后的“好声音”。

  疑问:“小黑屋”签订“卖身契”回应:“鸡血导演”打气之地

  坊间传闻,《中国好声音》有个神秘的“小黑屋”,而这里正是学员出场前,节目制作方灿星强迫学员签订合同的地方。“如果你同意和灿星签订经纪约,那么就让你登场;你若不肯的话……”
  其实,稍微熟悉“好声音”舞台流程的人都知道的确存在着这样一个小黑屋。十几平方米的屋子,堆满了乱七八糟的道具箱子。学员上场前,在小黑屋里做最后的等待。不过学员在小黑屋里碰到的不是磨刀霍霍的经纪人,而是一两位俗称为“鸡血导演”的人。正是他们要对临上场的学员说一番提振士气的话,此时,“鸡血导演”不会去跟学员长篇大论,而是用三两句话提振他的信心,打消他的杂念。

  疑问:姚贝娜是否最出名回应:重磅学员即将亮相

  姚贝娜成为第二季《中国好声音》最具实力却又最饱受质疑的学员。“为什么成名歌手要来参赛,这是否对其他草根歌手不公平?”面对质疑,除了再次强调声音是唯一的标准外,导演李建中还透露了一个内幕,“事实上,第二季到目前为止,我们曾经接触的学员中,姚贝娜还不是最有名的歌手。至少有两个歌手,名气要高于姚贝娜。但就算是成名歌手,如果你的演唱水平没能达到‘好声音’的要求,一样打包退回。”
  李建中还提前爆料,“在接下来的第五期,有一位重磅学员的名气恐怕要高于姚贝娜。他会不会很意外地被导师斩落马下,观众可以留心关注。”

  疑问:导师转身比例过高回应:失败学员都没播出

  第二季《中国好声音》播出了4集,失败学员寥寥无几。但事实上,由于时长的限制,很多失败学员的比赛镜头都没播出,按照真实情况的比例,在每1个成功学员的背后,至少站着2个失败学员。失败的学员为何大多没有播出呢?李建中说:“这次赛制和上一季略有不同,减少了一集导师分班的播出。去年6集,今年只有5集。一般来说,一场比赛至少得播8名以上学员,而原计划中的第6集的8名学员不得不分摊到前4集节目中,这自然给前4集造成很大的压力。另一方面,为了之后的擂台赛播出能尽量交代那些成功学员,不得不删减失败学员的赛况。”不过,缺少失败学员,一定程度上会影响节目的紧张感,“好声音”栏目组表示,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接下来会考虑尽量安排失败学员露脸的。

  疑问:大多学员酒吧驻唱回应:舞台经验同样重要

  “好声音”不搞海选,多数歌手其实是3个导演组近4个月的时间走遍全国几十个城市去寻访的,这中间也包括了当地知名的音乐酒吧。
  有些观众往往对酒吧歌手印象不好,一提酒吧,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了纸醉金迷的画面。李建中表示,这其中不乏误解。“我们组有个少数民族歌手,她的声音非常有特点。但她第一次上舞台排练那天,听到她的声音,我的心凉了半截。一打听,原来她是彻底的‘素人’,没有演出经验(多数音乐院校大三、大四的学生都会通过去酒吧演唱来提高歌技)。经过两次排练后,她登台时的状态开始好转,但舞台经验绝非一日之功,她终究未能让导师转身。”至于为什么不少歌者都要去唱酒吧的疑问,李建中说:“在唱片工业衰落的今天,那些希望将唱歌当作职业的年轻人想做真正的歌者,必然需要一个舞台。能够给他们舞台的环境确实很少,除了电视台选秀节目,就是酒吧了。”

  疑问:节目成为东北专场回应:剪辑原因纯属巧合

  四期节目播过以后,对《中国好声音》有种戏谑的说法是“东北好声音”。
  导演组将其比喻为萧敬腾和下雨的关系,其实纯属巧合。“负责东三省寻访歌手任务的是3位导演,他们去的主要城市有4个:哈尔滨、齐齐哈尔、沈阳和长春。在沈阳和长春的院校,导演们驻留时间稍长,期间也得到当地音乐学院老师的支持,他们推荐了一些学生和歌手。比如第二集里那位‘超级爆’的通化姑娘张欣奕,就是在吉林选中的。屈指一算,我们组选手最后选定上台的,不过50多人,其中东北学员仅五六个人。”
  选择人数如此有限,节目为什么还变成了“东北好声音”?“是剪辑造成的,因为录播的关系,在后期剪辑过程中6位东北学员纯属巧合地集中出现在了1集,才给大家造成‘东北好声音’的感觉。”

  疑问:好声音间有何差别回应:区别在于油与不油

  同样是“好声音”,为什么有些导师会转身,有些却不转身?导演李建中说,这取决于“他的音乐理想纯粹与否”,这一标准看似很虚,实则自有道理。“有些歌手,长期在酒吧演出,沉溺于模仿,沉溺于带动现场观众情绪,沉溺于玩弄技巧。这些导演组是能听出来的,按我们总导演的说法就是:这人太油!而导师的耳朵更灵敏,他们能第一时间判断出这人油不油。”
  李建中还举例说:“有个晚上,一连3个学员,导师都没转身。转回来,开口就问,你是不是在酒吧唱了很长时间?回答都是:是。记得其中有个歌手辩解说:自己因为长期唱酒吧,都是在迎合着酒吧听众的口味,希望能够在这个舞台上找到当初那个单纯热爱音乐的自己。如此看来,酒吧可能是一个打造优秀歌者的基地,也可能成为埋葬优秀歌者的坟墓。” 冯遐

标签: